<form id="tx33z"><listing id="tx33z"></listing></form>

      <sub id="tx33z"></sub>

        <address id="tx33z"></address>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世紀回眸

                        新中國軍隊在美國輿論中的形象演變歷程(上)
                        來源:《黨史博覽》2017年第8期  作者:錢立勇  點擊次數:2416
                              新中國成立后,由于長期的外部封鎖包圍,中國軍隊與外軍的交流溝通缺少機會和管道。這以及其他多種原因導致外界對中國軍隊的形象不甚清晰甚至誤解。隨著國際局勢和中美關系的變化,美國輿論界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認識先后經歷了四個歷史時期,中國軍隊國際形象也隨之流變,呈現出不同的時代具象。新中國軍隊真正走向世界,為美國人所認識和了解,是從20世紀50年代的抗美援朝戰爭開始。中國軍隊在朝鮮戰場上與“聯合國軍”交戰,形成了美國人對新中國軍隊的“元像”,并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持續影響著美國輿論對中國軍隊的態度和看法。此后,因美方對新中國固有的成見疊印上對“共產主義”的敵視和恐懼,再加上冷戰使中西方交往基本隔絕,美國人得出了扭曲的中國軍隊形象。
                        改革開放以后,由于中國實行了一系列與以往截然不同的新舉措,美方誤認為中國將放棄社會主義道路,向資本主義靠近,加上雙方擁有共同對付蘇聯霸權擴張的需求,因此中國軍隊形象相應地開始好轉。
                               經歷1989年政治風波以后,美國媒體再次大肆“妖魔化”中國,中國軍隊形象一度跌入谷底。21世紀以來,隨著中國整體形象的改善以及軍隊自身的快速發展,中國軍隊的形象也在悄然發生變化。

                        ■新中國成立后至20世紀70年代初:由“鴨子”到“獅子”,再到“紅禍”和“好戰”的形象■
                               新中國成立后,面對親蘇的共產黨政權,美國朝野和媒體上引發了“誰丟失了中國”的爭論。朝鮮戰爭爆發后,中國人民志愿軍為了保家衛國跨過鴨綠江,與美軍正式交手。中國軍隊在戰場上給美軍造成大量傷亡,這使“紅禍”論蔓延,給美國朝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后隨著雙方的對立,美國幾乎無從獲悉中國軍隊的充分信息,對中國軍隊的認識只是建立在少數事實基礎上的大量臆測,因而對中國軍隊的認識既片面又負面,且懷著一種莫名的恐懼心態。這一時期,美國人在冷戰背景下,將解放軍扭曲為“中國鬼子”“赤色匪群”的形象。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后,戰場上中美直接對抗。在美國人看來,好像幾乎在一夜之間,中國人從近代以來在西方世界形成的組織渙散、膽小怕事、被凌辱的弱者形象一下子變為可怕的敵人。美國人在談到朝鮮戰爭對改變美國對中國軍隊印象時說:“中國軍人一直被看作是一群軟弱無力和無能的烏合之眾,然而在突然之間他們變為強有力的危險敵人……微小的美國及其同盟軍隊吞沒在以欺騙手段的技巧隱藏起來的巨大中國軍隊之中。”抗美援朝戰爭把鴉片戰爭以來中國軍人懦弱猥瑣、不堪一擊的定型化形象一掃而光,“整整一代人或者說兩代人對中國戰士的形象是不計傷亡地擁向戰壕和坦克”。戰爭初期,美國沉湎于二戰勝利后的喜悅,而且有對中國軍隊的先入為主的印象。美國人回憶:中國軍隊在二戰中的拙劣表現給人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如50萬中國軍隊不加抵抗,就讓2萬日軍占領了東北三省;河北、山西一線的30萬中國軍隊被區區3000日軍像趕鴨子一樣趕得到處逃跑。在美軍官兵的心目中,中國軍隊“鴨子”是不堪一擊的弱旅。難怪朝鮮戰爭爆發后,美國一名將軍會說:中國要是敢參戰那將是一場大屠殺!結果戰后英國人說美國:要是中國軍隊有和美國軍隊一樣的裝備,那才真正是一場大屠殺!只不過被屠殺的是美國人。美國人全沒有意識到,蔣介石統領下的一群“鴨子”,在毛澤東的統率之下竟成了一群獅子。對中國軍隊在朝鮮戰場上表現出來的戰勝困難的勇氣、視死如歸的氣概和精明有效的戰術,美國人敬佩不已。當中美軍隊交戰的時候,智慧、訓練有素的中國斗士形象,不僅讓美國人震驚,也讓他們產生了恐懼、有威脅性的念頭。一名美國眾議員說:“我無法把東方人想象為可怕的、強壯的、能干的士兵。1951年在朝鮮,我第一次相信它。艾恩·邁克·奧丹尼爾告訴我,中國軍隊是他所知道的人員配備最好、受過最好訓練的軍隊……看起來不大像是中國佬,和我曾經對中國人有過的整個觀念相反……我知道他們有點殘忍的傾向,但完全不能把他們看作可怕的、頑強的戰士,而事實上他們已經成了這樣的戰士……”
                              美國一名著名的新聞記者說:“他們具有無限的人力,并且從我在朝鮮的經歷來看,技術水準遠遠超出美國人曾經認為可能達到的水平。中國人比起過去的德國人是更優秀的炮手。”美國一名前高級官員說:“我從小就認為中國人不會使用機器。現在,突然地中國人駕駛起噴氣式飛機來!……我原來一直以為‘黃禍’是無稽之談……現在我可以想象與斯拉夫人協作的亞洲佬,的確可以征服世界!”《生活》雜志曾對此評價道:“20年前還是一群游擊的烏合之眾的中國紅色軍隊,已經被建設成為一支具有威脅的、蘇聯化的善戰力量……”幾十年后,美國西點軍校研究人員,通過數據模擬上甘嶺戰役。他們怎么也搞不明白,兩座海拔分別才597.9米和537.7米的小山包,美國老將范佛里特為什么在43天的時間里,動用了整整7萬兵力,僅第一天就向這片不足4平方公里的土地,發射了30萬發炮彈、500余枚航彈,把上甘嶺主峰削低了整整兩米,卻最終沒能把這兩塊中國士兵用脊梁堆成的“硬骨頭”啃下來?但由于戰爭中的國家利益傾向,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媒體大量報道了中國軍隊在朝鮮戰場上所謂的“虐殺”美軍和其他盟國戰俘的報道。這些報道把所謂中國軍隊的“暴行”與二戰時期日軍在菲律賓群島對美軍所犯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亡行軍”相提并論,大量的美國媒體爭先恐后地渲染這無中生有的事情,美國民眾在這樣的報道中對中國軍隊形成了一個“殘忍的共產主義軍隊”的形象認知。同時期被熱炒的中國軍隊“進攻臺灣”和“占領西藏”的消息也被美國媒體大肆地渲染。結果,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在美國人的集體記憶中構建了中國軍隊是“紅禍”的形象。
                              “文革”時期,因國家安全面臨嚴重威脅,人民解放軍以“早打,大打,打核戰爭”為背景,著眼應付來自四面八方的美蘇兩大陣營敵人,積極整軍備戰。在“積極防御”戰略方針的指導下,解放軍的任務主要是做好以國土防御為主的反侵略戰爭。那時美國大體的估計是,中國可以發展相對來說比它經濟上更為強大的軍事力量。美國一旦同中國打仗,至少會像當年日本那樣陷進去而不能自拔。美國媒體廣泛傳播了中國軍隊不畏戰、時刻準備戰斗的形象,這給美國朝野造成中國軍隊“好戰”的錯誤認知。除“好戰”的形象外,當時的中國軍隊還以“政治狂熱”的形象為外人所知。受國內政治形勢影響,這一時期解放軍手拿語錄本、全身別像章,早請示晚匯報的狂熱的政治形象使其被美國朝野廣泛認知為“缺乏理性”和“亢奮”的負面形象。此外,“文革”中紅衛兵身穿軍裝,其從事的一些暴力行為也被美國媒體廣泛傳播。這些都給中國軍隊形象增添了不良的注腳。1967年,美國著名記者索爾茲伯里在其撰寫的《中國軌跡》中認為,“文革”期間中國陷入了一片混亂,中國人陷入了狂熱之中,將給世界帶來恐怖和不安。很多接觸過中國那個時期對外傳播媒體的國際受眾,對中國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中國是個狂亂的國度;中國人的形象是一個左手捧著“紅寶書”、右手高舉寬皮帶、身著綠色軍裝的紅衛兵。“好戰”和“政治狂熱”的扭曲印象使中國軍隊形象深受其害,甚至直到20世紀90年代,在境外一些影視劇中出現的中國軍人仍是一副猥瑣、亢奮和殘暴的形象。
                               總體來說,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初,由于冷戰的氣氛和意識形態的對立,美國朝野充斥著對社會主義中國的敵視。美國人對中國軍隊的認識主要來自朝鮮戰場,后來隨著雙方的對立,幾乎無從獲悉中國軍隊的信息,對中國軍隊的認識只是建立在少數事實基礎上的大量臆測,因而對中國軍隊的認識既片面又負面,且懷著一種莫名的恐懼心態。可以說,直至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前,美國民眾對中國政府和軍隊的敵視態度沒有發生大的變化。

                        ■改革開放初期至1989年:“裝備落后”,學習西方的同時保持了自身優勢■
                              1972年,尼克松訪華打破了中美關系多年的堅冰,為美國人了解中國開辟了通道,美國各界紛紛對中國產生興趣,美國人心目中“邪惡”的中國軍隊形象開始得到扭轉。改革開放后,中美在對抗蘇聯這一大框架下實現了雙邊關系的正常化,中國的身份被美國定位為牽制蘇聯的戰略伙伴。1983年11月,里根總統將中國的出口管制等級下調至V組,進入了美國技術出口限制中管制最弱的一組。這一政策的意義非常,因為它標志著美國第一次將中國作為“友好國家”看待,V組是被美國視為友好但非盟國的那些國家,這一變化充分顯示了中國在美國決策者眼中日益友好的形象。美國媒體和學者在觀察中國軍隊時,站在“同情者”的立場,既注意到了剛剛向世界打開大門的中國,由于長期外部封鎖、國內動蕩給軍隊人員素質和武器裝備帶來的問題,又發現中國軍隊的特有優勢值得效仿。
                               “文革”結束后,有軍事觀察員認為,如果用現代軍隊的標準衡量,中國的常規部隊在武器裝備、通信聯絡、后勤支持以及復雜行動所進行的訓練等方面都是不夠的,或者說是落后的,軍隊由于運載工具不足,導致缺乏機動性。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中國軍隊遭到了很大損失,暴露了軍事準備不足和裝備落后的問題。根據《紐約時報》披露的消息,認為中國要抵御蘇聯的進攻必須大量進口美國武器裝備。中國領導人意識到,解放軍與先進武器技術的隔絕是造成落后的主要原因。由于經費不足和避免政治上的被動,在自力更生方針的指導下,中國軍隊在引進西方先進技術的同時,開始積極進行自主研發軍事裝備。外界還注意到,中國引入國防現代化理念后,解放軍作戰理論和戰略方針經歷了兩次重大轉變。從20世紀80年代后期開始,中國軍隊強調由以前的應付大規模戰爭和核戰爭到打贏周邊局部戰爭轉變。解放軍20世紀80年代的演習以防蘇為主,而且規模很大,方面軍級別的戰役演習不斷展開,坦克火力開始取代步兵成為主要突擊力量。此時,美國媒體對中國國內形勢的判斷也比較樂觀,“在80年代開始,毛以后的政策路線已經穩固的時刻,中國出現了一種審慎的樂觀氣氛”。還有人認為,改革開放過程中解放軍走在中國現代化進程的前沿,甚至成為社會變革的典范。這一時期,中國軍隊雖然武器裝備較為落后,但是留給美國的是在政治穩定的環境下積極向外界學習、追趕世界潮流的正面形象。
                                改革開放后,在向西方學習成為潮流的情況下,也有一些人士敏銳發現中國軍隊的特有優勢值得效仿。美國國防情報局在一份報告中寫到,雖然中國軍人在文化素養和技術方面落后于美軍,但中國軍人在吃苦耐勞方面優于美軍。他們的身體條件非常出色,而且從小就接受民族自豪感和對黨忠誠的教育。他們有強烈的服從意識,不畏艱險、努力完成使命。中國軍人被認為是當今世界上積極性最高的軍人。有學者注意到,解放軍非常注重高級軍官的軍事職業教育,沒有任何其他國家像中國這樣對高級別軍官進行長期專業訓練。還有學者認為:“對中國軍隊來說,社會政治訓練成了戰略上的財富,成了‘人的因素重于武器’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在西方國家里,政治訓練的前景取決于西方軍隊對共產黨軍隊成功經驗的意義認識如何。無法回避的事實是,在戰爭中還從未發現一支健全的共產黨軍隊陷于瓦解。他們具有強制和說服相結合的靈活制度,又有人的因素重于武器的哲學,只要黨組織還保持完好,他們就有抗御能力。”他們認為對于已經停止征兵的美國軍事體制來說,采取經濟措施和“足夠的”經濟刺激辦法是必要的,但經濟因素不能造就一支需要產生并保持戰斗積極性的軍隊,像中國軍隊一樣通過思想灌輸和公民教育,可以對部隊戰斗力發揮更大的作用。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上海11选5开户上海11选5注册上海11选5是真的吗上海11选5登入上海11选5快三上海11选5时时彩上海11选5手机app下载上海11选5开奖 柳州 | 雄安新区 | 潮州 | 台山 | 榆林 | 昌吉 | 南京 | 诸暨 | 日土 | 泰州 | 天水 | 台南 | 鄂州 | 绵阳 | 广元 | 海南海口 | 晋城 | 七台河 | 和田 | 东台 | 昭通 | 伊犁 | 东莞 | 保亭 | 慈溪 | 阿里 | 巴中 | 义乌 | 枣庄 | 连云港 | 贵州贵阳 | 百色 | 青州 | 海南 | 伊犁 | 基隆 | 桐城 | 牡丹江 | 庄河 | 三明 | 天长 | 青海西宁 | 雅安 | 那曲 | 海南海口 | 长葛 | 台北 | 无锡 | 宝应县 | 秦皇岛 | 昭通 | 怒江 | 河南郑州 | 龙口 | 张掖 | 淄博 | 沛县 | 黔西南 | 雄安新区 | 白城 | 白山 | 邢台 | 盘锦 | 佳木斯 | 余姚 | 黄石 | 文山 | 博罗 | 内江 | 正定 | 湘西 | 嘉峪关 | 聊城 | 蚌埠 | 邵阳 | 儋州 | 韶关 | 黑龙江哈尔滨 | 泗阳 | 屯昌 | 巢湖 | 阿拉尔 | 柳州 | 商丘 | 廊坊 | 江门 | 赵县 | 吐鲁番 | 永州 | 运城 | 四平 | 安庆 | 牡丹江 | 白城 | 中山 | 绥化 | 宜昌 | 盐城 | 盘锦 | 灌云 | 长兴 | 基隆 | 茂名 | 黄南 | 辽宁沈阳 | 赵县 | 吴忠 | 滨州 | 仁寿 | 中山 | 益阳 | 铜陵 | 长治 | 伊春 | 日土 | 黔南 | 咸阳 | 娄底 | 吉林 | 大同 | 如东 | 珠海 | 防城港 | 青海西宁 | 河北石家庄 | 固原 | 昭通 | 广元 | 阿克苏 | 象山 | 慈溪 | 文昌 | 宁德 | 阿克苏 | 诸暨 | 三门峡 | 五指山 | 林芝 | 唐山 | 南充 | 绥化 | 西双版纳 | 图木舒克 | 五指山 | 苍南 | 延边 | 那曲 | 沭阳 | 运城 | 偃师 | 垦利 | 阳江 | 唐山 | 吉林 | 东台 | 雄安新区 | 淮安 | 铜陵 | 鹤壁 | 朝阳 | 芜湖 | 朔州 | 赣州 | 屯昌 | 德州 | 海西 | 南充 | 郴州 | 延边 | 毕节 | 鹤岗 | 安阳 | 嘉兴 | 德州 | 惠东 | 阿克苏 | 日喀则 | 湘西 | 廊坊 | 兴安盟 | 荆门 | 来宾 | 醴陵 | 芜湖 | 锡林郭勒 | 醴陵 | 阿坝 | 佳木斯 | 江西南昌 | 毕节 | 湘潭 | 潜江 | 齐齐哈尔 | 赵县 | 运城 | 柳州 | 陵水 | 遂宁 | 昌吉 | 吴忠 | 正定 | 定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咸阳 | 宝鸡 | 定西 | 乌兰察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