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x33z"><listing id="tx33z"></listing></form>

      <sub id="tx33z"></sub>

        <address id="tx33z"></address>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精品圖文回顧

                        劉源:漫憶父親劉少奇與國防、軍事、軍隊(下篇)
                        來源:《黨史博覽》2017年第9期  作者:劉 源  點擊次數:6928
                        劉源:漫憶父親劉少奇與國防、軍事、軍隊(下篇)

                        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九十周年
                        不忘初心衛中華 了卻軍民天下事
                        ——漫憶父親劉少奇與國防、軍事、軍隊(下篇)

                         

                        左右生死 力挽狂瀾

                        19401110日,劉少奇再次電報中央:為統一華中軍事指揮,提議由中央任命陳毅為八路軍新四軍華中部隊總指揮。中央復電:葉挺未過江前,陳毅代理總指揮,以胡服為政委。1117日,華中八路軍新四軍總指揮部成立。


                              勝利帶來喜悅振奮,一鼓作氣、乘勝追擊為常例。1129日,蘇北萬余部隊分三路攻擊曹甸,歷18天未下,消耗甚大。雖然殲韓德勤部8000余人,我亦傷亡約2000人。劉少奇冷靜判斷,急切不能徹底解決1215日),下令撤出(19日)。從戰傷比例看,曹甸攻擊勝而不敗,殺敵三千,自損八百,自古就是大勝仗;以戰止戰為義,攻城未下,卻使韓德勤蟄伏一隅,無力較量。我蘇北所占地域得以穩固,戰略上是為打贏。


                             無論如何,此戰不可少。但近似百團大戰,如此大的犧牲損耗,當時的我軍難以承受,可否待機從容亮劍?對此,父親極其痛心,多次自責。無論是批評還是自我批評,他從來都是極其嚴格的。每打勝仗,劉從未自詡,總推功于眾;每有教訓,他絕無推諉,要率先汲取。劉少奇是華中軍民的總負責,敢作為,就敢擔當!


                             1231日,中共中央書記處正式決定,華中軍事指揮,統一于副總指揮陳毅、政治委員劉少奇指揮之下。同時又決定:山東分局歸中原局管轄,中原局統一領導山東與華中。父親的擔子更重了。

                        正當父親準備全力強黨、建政、抓民生時,又迎狂飆劈面。

                        194116日,發生驚世的皖南事變!載入史冊的資料陳述詳盡,我不講了。僅就史實談些聯想。


                             先倒敘幾句很少提及的背景:


                              紅軍長征后,項英與陳毅、鄧子恢、粟裕等留在老蘇區,確實歷盡艱辛鏖戰,卻是不了解延安的黨中央。組建新四軍時,誰知西風吹血腥,項英又自然聽信并執行了王明的路線。


                              項英到延安參加中共六屆六中全會的前半段,恰逢武漢失陷,葉挺氣憤已極掛冠而去,項英速返新四軍,所以主要聽了王明灌輸的那一套。全會結束,長江局被撤銷,項英改任東南局書記,轄區少了大半。對后來傳達的六屆六中全會(后半段批判王明,做出決定中國之命運的多項決定)精神和決定,他是整個跟不上趟。歷史上,將軍百戰身名裂,毀于一念一戰者,并不鮮見。


                              正當中原黨政軍民大發展中,父親多次向中央建議,并直接給項英發電報、寫書信,應將新四軍軍部遷至華中,可到陳毅、粟裕等老新四軍處。劉少奇反復勸說,新四軍在皖南難以發展(受國民黨軍編制所限,項英又一直反對所謂的招兵買馬,擔心刺激蔣介石),總共力撐至萬把人規模,而在江北則發展到七八萬人馬,占據幾千萬人口的根據地,有的是地盤,有的是發展空間,就是急缺老部隊。況且,軍部長久滯留江南,極其危險。


                             毛澤東、張聞天多次致電新四軍軍部轉出國統區。由于上述背景,延安中央對項英的指示中多有商量語氣,而父親當時是政治局成員,苦口婆心地建議、勸說政治局常委項英。19404月(扣住陳毅、葉飛前后),劉少奇就萬分火急致電:頑方必然要摧滅我江南軍部”……至皖南事變前一個多月中,劉頻發急電:從速北移……如果遲緩,恐有被頑固派阻斷封鎖可能皖南新四軍軍部北渡道路很可能被切斷愈遲情況將變得愈困難,以從速行動為妙


                          然而,項英踟躇不前。用兵之害,猶豫為大。


                             以晚輩度長君:


                             項英作為中國工人階級的優秀代表,革命的堅定性毋庸置疑。很可能他身為東南局書記,所以不愿讓新四軍軍部離開地界?很可能他是真的相信了王明,所以才造成一向不聽延安的?很可能他是真的相信了國民黨抗日,所以才自感無顏以見江東父老,造成臨陣出走,遭殺身之禍?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項英縱然有大錯,但先人已矣,逝者為大,我輩應予寬宥,起碼應予尊重。


                            194116日拂曉,皖南事變爆發。114日,最后消息彈盡糧絕,新四軍軍部所率部隊9000余人,分散突圍2000余人。這么可貴、這么好的老部隊呀!遭受巨損心疼死,使我三軍淚如雨。全黨捶胸頓足,一片喊殺復仇!那時,共軍可是千錘百煉、血氣方剛、動如脫兔的勇猛之師啊!


                             父親最先得知,盯在電報機旁七天七夜沒合眼,舊仇江流不盡,新恨云嶺千疊。他激憤難耐,贊成并親自部署反攻。


                             黨中央發出全面反攻國民黨電報后,劉少奇經過反復思考,給中央發電建議:在全國主要的實行政治上全面大反攻,但在軍事上除個別地區外,以暫時不實行反攻為妥。他認為,我軍還不具備硬拼實力,死戰正中老蔣下懷;我黨還很可能從王明、項英右的兩個一切,倒退回極左的兩個一切(一切不合作、一切斗爭到底)。翻臉打內戰,人民怎么想?失去了不易得到的人心,便失去了基礎。可以肯定,得益的是日本人。毛澤東即刻接受了劉少奇的建議。


                        父親已是新四軍的主持人。照常理,提此建議是自找難題、自討苦吃。他周圍,無一不是久經沙場、視死如歸的職業革命戰士;他統領,十萬饑餐胡虜肉,渴飲匈奴血的鷹獅勁旅。要壓住怒吼、疏導憤懣,如同引火自焚。但千古兵法定理: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決不意氣用事,而應冷靜以對,斟酌損益,謀大局以利戰、智戰攻心為上,化被動為主動。


                              忍辱負重說易行難,父親雖以身示范,但要說服自家親人,更難上加難!劉少奇與陳毅、粟裕等人談話,設身處地,可怎么談呀?義憤正確,理智更對!劉通宵達旦,煙霧繚繞,促膝傾訴,親自談了上百位好同志。先國難,后私仇,大道理說服小道理,大原則管著小原則。千鈞一發之際,方顯書記政委之重!


                             時勢造英雄。現在黨史軍史上公認,最關鍵的歷史關頭,劉少奇保持頭腦冷靜、力阻全面軍事反攻,為歷史做出重大貢獻。


                             可以回想一下:如果不是父親順勢把陳毅扣住,把粟裕、張云逸、鄧子恢、葉飛、韋國清、陶勇、王必成、劉培善等部隊都留在了江北,情形會怎樣?這不是假設歷史,而是透視歷史的必然性和偶然性。


                             皖南事變后,劉少奇立即重建新四軍。1941117日,國民黨通令撤銷新四軍番號的當天,劉就將重建方案報黨中央。120日,中央軍委下令重建新四軍軍部。


                             125日,皖南事變結束十天后,蔣介石通令撤銷新四軍番號八天后,新軍部成立大會隆重舉行。中央軍委正式任命陳毅為代軍長、劉少奇為政委。在重建大會上,陳毅宣布:胡服政委的真實姓名就是劉少奇,劉少奇同志,是我們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一。他有20多年的斗爭歷史,中國的工人運動就是他一手領導起來的……抗戰后,他到華北,華北抗日運動就有了大的發展;到皖東,同樣展開了大的局面;到蘇北,也一樣是如此。他是代表中共中央到這里來直接指導我們的。新四軍直接在中央和劉少奇同志領導下,我們的政治方向不會錯,能依照中共的政策做下去,就好像火車在鐵軌上走,一定能夠順利的達到目的


                          此時,父親才公開了真實姓名身份。他講:新四軍是真正抗戰的力量,是人民的軍隊,是植根于人民之中的……我們是越打越強!再次向世人鄭重宣告:我們是鐵的新四軍!


                               經多次向中央提出整編方案,218日中央軍委決定,將原在江北指揮部的陳毅、粟裕部整編為第一師,后組建的張云逸、徐海東、羅炳輝部為第二師,原八路軍一一五師黃克誠部和彭明治、朱滌新部劃為第三師,毛澤東又令原非新四軍軍部指揮的彭雪楓、張愛萍部為第四師,中原局在鄂豫皖的李先念部為第五師,仍在江南的譚震林部和張鼎丞部為第六師、第七師。其中,二、三、四、五師都很大,不屬原新四軍軍部建管。新整編的新四軍9萬人(其中老新四軍1.8萬),壯大了多倍。父親英氣十足:原來我們只有幾個支隊,現在他(老蔣)一打,就打出我們幾個師來了!


                              3月,中共中央書記處通過決議:因已不能發揮作用,將東南局合并于中原局,由劉少奇、饒漱石、曾山、陳毅組織。曾山叔叔提出,地理名稱中原不包括東南改為華中局可好?父親速將建議轉報中央。


                              427日,中共中央將東南局、中原局合并為華中局,轄區包括新四軍活動的所有地域。劉少奇為華中局書記、中央軍委新四軍軍分會書記兼新四軍政委,實際上是華中的最高軍事領導。

                             

                                                             實踐真知 故地新生


                              革命斗爭中,有順境必有曲折,錯誤挫折在所難免,能汲取教訓為至善。為什么新四軍在皖南事變中失敗了呢?特別是犧牲了游擊戰爭發源之地的老種子部隊,由誰來承擔責任?我們可以爭論,但不妨對照新四軍在華中的蓬勃興盛和輝煌勝利,可見功過興衰,必有是非對錯,洞若觀火。
                             重新整編的新四軍,壯大了許多。但倉促組建后的問題繁多,很不統一,更不平衡。皖南事變后遺癥、各自為政的游擊習氣、項英的錯誤思想影響,都不可小視。


                             父親首先抓住思想政治整頓。此時,皖南事變突圍脫險的胡立教等人陸續歸隊,使大家對皖南事變的詳情及原因,有更清楚的了解和認識。劉少奇一針見血地總結教訓:沒有按中共中央的指示,深入敵后,舉起民族抗日的旗幟,求得發展壯大,被統一戰線束縛了自己的手腳。結果,在皖南的彈丸之地守株待兔,守了三年,沒有守到兔子,卻守來了一只老虎,反而把自己吃掉了。


                        錯誤與挫折啟迪我們,必須迅速肅清黨內軍內錯誤思想。父親旗幟鮮明地提出建設黨軍的任務,強調絕對服從黨的領導,完全執行黨的政策命令來完成黨的任務。為消除皖南事變后的茫然困惑,凝聚軍心、統一思想、發展壯大,奠定了穩固基礎。


                             綜上概括:


                             無論白區紅區,父親在華北兩年多——從無到有、夙興夜寐勤文武,以柔克剛、枕戈待旦力抗倭,對此漫嗟榮辱


                             無論敵占區解放區,父親在華中兩年多——以弱勝強、沙場烽火侵胡月,反敗為勝、而今邁步從頭越,戰地叱咤風云!


                            “實踐的結果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劉少奇語)鄧小平說,毛、劉、周、朱這一代領導人是歷史形成的,在中國革命實際成敗中,檢驗出孰是孰非;在最重要關頭,推舉出第一代領導集體。


                            19419月,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延安召開(史稱“1941年九月會議”“整風會議),檢討正確與錯誤的路線問題。陳云、任弼時和王稼祥等提出,現在檢查起來,過去十年來(1927—1937年)的白區正確路線是以劉少奇為代表的,他是久經考驗的,很老的、很好的領導人,位置擺的不適當,要正位


                             毛澤東在1937年就說過,少奇同志在路線問題上很少犯錯誤,他一生在實際工作中領導群眾工作和處理黨內關系,都是基本上正確的……他一生很少失敗……像他這樣有經驗的人是不多的,他懂得實際工作的辯證法


                        這不僅為錯誤路線的實際結果所驗證,也為劉少奇這些年在華北、華中的一系列成功實踐所驗證。


                        毛澤東后來回顧,說了段平實而又耐人尋味的話:六大選出的中央委員還有五個人,只有少奇同志和我是受他們反對的,其他是擁護王明、博古路線的。要改造中央,就非經過各種步驟,使大家覺悟成熟不可……1941九月會議是改造的關鍵。”“九月會議未結束,毛澤東發緊急電報,一定要讓劉少奇安全回延安,并在返程中解決山東等問題。


                              此時,父親到華中(包括中原局)不到三年,局面已大變。然而,許多棘手問題仍需解決,華中局和新四軍(新建半年左右)不贊成劉回延安,否則會失掉中心。逆強勢、力頂暴風驟雨,順民意、苦戰夜以繼日,繁重的工作、勞神傷體,巨大的壓力、嘔心瀝血,使盡洪荒之力的劉少奇,積勞成疾,更難即時離開。


                              毛澤東關心、詢問、催促了五個月。


                             19423月,在中共中央華中局第一次擴大會議快結束時,劉少奇宣布中央決定他回延安。19日,父親帶領100多名干部,離開華中局經山東轉赴延安。


                              第一次世界大戰,日本將德國人趕走,劃山東為勢力范圍(半殖民地),甚至比滿洲還早納入日本所謂的共榮圈。前面提到父親在順直省委時(1928年),適逢濟南五三慘案,他深謀遠慮,就做過暴動準備。在北方局時(1936年),劉少奇領導恢復和發展山東黨的工作,派黎玉任省委書記。初到濟南,黎在街上拉黃包車,既以此糊口,又挨個尋找斷線、隱蔽的同志,恢復重建起各級黨組織。蓬勃興起的全國抗日高潮,對山東人民既是巨大的聲援和促進,也使山東面臨的形勢更加嚴峻。一方面,氣急敗壞的日寇對抗日軍民鎮壓更殘酷;另一方面,水深火熱中的民眾反抗更強烈。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父親即把山東劃為獨立的游擊戰略區,發動山東多地起義暴動,拉起武裝。其慟地犧牲,不亞東北抗聯;其驚世頑強,不遜冀東暴動!1938年成立八路軍山東縱隊(19425萬多人)。1938年底至1939年夏,徐向前、朱瑞、陳光、羅榮桓率一一五師第一縱隊(共7000多人)梯次突進,與山東縱隊并肩作戰,共同發展,形同插入日軍肋間的鋼刀,戰略地位極為重要。


                        當年所謂的山東問題,簡單說是軍地之間不協調,領導之間有分歧,干部不團結,影響了發展。父親在山東四個來月,廣泛調查研究,反復交換意見,開了多次重要會議,加強組織和領導、調整機關與部隊,發動群眾、減租減息、改善民生等等,解決了長期存在的復雜問題。山東黨撥正了航向……從根本上扭轉了局勢,而且由此乘勝前進(黎玉回憶),為堅持抗戰,發展壯大,為日后的解放戰爭打下很好的基礎。


                             劉少奇再次啟程,7月底到微山湖。鐵路線是日寇最強的封鎖線,為全力護送劉一行跨過,鐵道游擊隊奇兵巧計、神出鬼沒。父親目睹耳聞、仔細詢問,很是贊賞、鼓勵推薦。解放后,出小說拍電影,影片結尾有句話:我們馬上有新的任務,要護送中央首長——小說則提到首長名字。


                              上面講到在北方局時,父親發現、發動平原游擊戰,并進行推廣。這次沿途,他還發現了地道戰(呂正操、黃敬總結)和地雷戰(陳賡、王新亭總結),廣為推薦。他贊揚人民群眾的偉大創造,并將游擊戰爭上升到人民戰爭的高度,普遍應用于實戰!后來這些都被拍成電影,并在世界上被廣泛效法,載入軍史和教科書。


                             在世界軍史和軍事理論界,總結就是創造。一個戰例、一種戰法登堂入室已極其難得,如閃電戰、登陸戰、偷襲珍珠港等。而游擊戰爭——人民戰爭的一系列戰略、戰術、戰法,一系列蔚為奇觀的戰例,其整套的理論與實踐,在世界軍事史上寫下極為輝煌的一頁,占有重要位置。其發明者當屬中國人民!我想,當年的發現者、推廣者和理論總結者,功不可沒。


                             經過晉冀魯豫根據地,老戰友們久別相逢,情深意切。曾在文革中與我父親緊綁一塊兒的鄧小平叔叔,晚年回憶起劉少奇,少不了那次迎接途經過客,燉了干羊肉,好久沒吃過肉啦,倍兒香!四川人最會吃,能讓一位嘗遍天下美味的巴蜀老叔回味終生的,那得多香啊?——聞香思人,真情實意!


                              有時,我會陷入冥思妙想:老輩將帥,指揮千軍萬馬、馳騁血雨疆場,久別托命戰友,重逢相擁摩肩,盡享口福笑談,返璞歸真還童。那氣息氛圍,歷久回味,別樣濃濃香!那天真神態、童叟無異,同樣萌萌噠!——不覺癡迷,讓我淚盈。


                        戰友佳話 歷史選擇


                             19429月底,父親到達北方局、八路軍總部、太岳等地區。毛澤東(921日)電示對華北工作加以考察并附材料。父親熟悉華北,深入考察,肯定了大局主流加以鼓勵后,批評了彭總(彭德懷代理北方局書記,書記楊尚昆已調回延安)。主要是指,兵最多、人最強、軍地條件最好、群眾基礎最厚,各方面發展卻沒有許多地方大;彭偏重軍隊,輕視其他,主觀自負等。看著劉當眾批評,彭卻微笑著給劉倒茶水。大家都很吃驚,彭總脾氣大是有名的,誰都敢頂敢罵,沒見過這樣和氣的。


                              最近,市井網絡風傳,毛主席稱不是好人文革小爬蟲瞎煽呼,說劉少奇一直整彭德懷。我不得不就我所了解的情況簡述看法,以卻塵囂,以正視聽。


                              劉少奇(生于18981124日)與彭德懷(生于18981024日),倆湖南伢子從青壯年起,都堅毅執著、敢作敢為、實話實說、平強扶弱,不露溫情卻內心如火。按時下話,哥兒倆肝膽相照,關系更坦誠率真,更平易隨性。彭對劉也發脾氣,但每次或被劉嚴肅理智地說服,或證明彭有誤,有時幾句話就噎住沒詞斷片兒了。所以越吵越少,甚至聽著嚴厲批評,彭也成了好脾氣。除了劉,還有一位高崗,對彭是你粗我更粗,開口即罵,見面即罵,罵了笑,笑著罵,罵了夸,夸著罵,彭只得笑笑沒脾氣〔我從很小時候就反復聽此說。據說一次彭總罵高麻子,高回罵了一句,彭被逗笑了,以后經常用以自嘲:我的壞脾氣是,高山頂上(高的原話是高崗頭上)倒馬桶,臭名遠揚〕。這在黨內高層已見怪不怪,彭總恰恰與這兩位不對脾氣的人交好,傳為美談。


                              攀比行伍緣分,彭伯伯入湘軍當兵那年,父親高中講武堂,同年兵齡;彭1922年也入湖南講武堂,劉是早六年的學長。長征時,劉與彭共事幾個月,以后就是爭吵游擊戰爭(北方局與八路軍總部駐同地),密切并肩,合作無間。一個嚴肅、穩健、智慧,一個嚴厲、暴烈、機敏。


                              楊尚昆叔叔有段回憶,認為這次路過,父親批評彭伯伯過嚴過苛、不平不公,說倆湖南老倌,倔起來拍了桌子。我還聽許多當事的老人講:劉批評后,彭犟起來,一頭扎進地方黨政,像打硬仗狠抓猛沖,深入調研仔細傾聽,民主討論群策群力。彭總脾氣沒改,工作力度和方式大變,強將手下本就無弱兵,又為大將軍憋著一股勁,像楊尚昆那般感同身受、齊心協力,推舉各項工作報捷!正應了《論語》中說的:有過更也,人皆仰之!我琢磨著,父親或許做對了?可能是過于嚴苛,但至少他是為公,何況效果奇佳!


                             后人有戲言,父親是用激將法老帥。在我看來未必。因為劉少奇一貫認為,人非圣賢,孰能無過?同志間的互相批評,也是黨的自我批評,如同黨批評自己。嚴肅認真地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是我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顯著標志。聞過則喜,過而能改,善莫大焉!


                              聽我外公說,日本有本小冊子,將毛澤東比作劉邦(不是劉備)、曹操,劉少奇是小諸葛,彭德懷是猛張飛。彭敬劉,修養楷模、雄才慎行、俊杰非凡,有難必定先商;劉敬彭,赤膽忠心、戰功彪炳、英雄自別,無不牽腸掛肚。總之,他倆是同志式的敞開心懷、直抒胸臆,和而不同。


                             出兵朝鮮前,毛主席見彭談話不長,劉與彭卻忙里撥冗、長敘短晤不隔日。彭回國后,在中南海與劉、朱、楊鄰居,同一個飯廳,如果愿意,一天數見。高饒事件時,眾人擔心彭大將軍橫刀立馬,毛澤東甚至讓人傳話警告,劉少奇卻泰然自若。


                             1959年上廬山時,列車同行、共車傾訴。近來有書公開透露,彭總在火車上講:中國問題的嚴重,困難繼續下去,也許只有靠蘇聯紅軍幫助我們才能解決了。我母親回憶,在車上彭總談了意見、說過氣話,還是相當克制的,沒聽到上面那句話,只看見父親再三叮嚀彭帥不要多講話。


                             廬山會議順利開過十多天,毛主席突然將彭的上書印發。開始許多同志認為彭總反映的意見很好,張聞天說毛主席還當面肯定了他的發言。始料不及,毛主席臨時召集全體會議激烈批評,沒有任何回旋余地,會議轉向。并非當今有些人意想的眾皆默然,廬山批彭一邊倒,群起而攻,群情激昂,批判的不是彭上書的內容,不在為民鼓與呼,而是糾葛積怨舊賬,上綱到趁機發難篡權,彭百口莫辯。我始終默忖納悶,彭對毛說了句名言:華北會議你罵娘我四十天,我罵娘你一天還不行?這指的是1945年七大前后斷續開的華北工作座談會,為什么沖著毛嚷?這句話被抓住當作彭動機不純、挾嫌報復的話把兒。我覺得是欲加之罪,這話沒那么簡單。但從效果上看,不說為好。


                        毛主席要父親主持批判會,劉一直壓制眾口喧噪,甚至聲色俱厲喝止對彭動粗。三十年間似反掌,朱老總脫口一句:誰能想到,當年我們在一口鍋里吃過飯吶!至今讓人心碎!


                              更大的損失是對國家和人民,糾主題立時沖沒了,變為反右。這最讓父親心疼氣憤!廬山會議后遺癥極大,造成的歷史惡果早已定讞。會上會后的一段時間里,父親幾乎天天同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談話,有一次在中南海西樓飯廳,我低頭側目親眼見,隔著屏風偷耳聽,恍如昨日。


                              1962年一二月間的七千人大會上,父親解脫了黃、張、周,說彭德懷給黨的主席寫信不算犯錯誤,只要搞清彭利用高崗是否與外國人在中國搞顛覆活動有關(彭立即鄭重聲明沒有此事,后上《八萬言書》),明擺著給彭的廬山事件平了反,明擺著留下一小步由毛主席做決定。林彪逆向大搞個人崇拜迷信,讒佞言行記錄在案,可謂譖人之釀禍


                              七八月間的北戴河會議就批了翻案風。柯慶施叵測挑撥《海瑞罷官》借古諷今,江青秘密到上海與柯慶施、張春橋奸宄陷人,策劃批吳晗文章。康生同惡相幫、陰詭栽贓利用小說反黨,批倒彭伯伯的老搭檔仲勛叔叔,正是鬼蜮之害人


                              中國歷史上下五千年,文字紀年連續三千載,大奸似忠典型不絕,大偽成真古怪層出,佞臣叛將屢見不鮮。凡敗類諂官得勢、小人惡吏得志,岳飛海瑞蒙冤亭獄,忠臣良將眾瞇齊喑,盛世明君萬難抵擋,國難民災百業俱毀,非完蛋不可!


                              一個月后的中共八屆十中全會,毛澤東再次嚴厲譴責翻案風,上綱到階級斗爭,審查彭德懷、習仲勛反黨集團案。回顧真個是:運命唯所遇,循環不可尋。


                               父親鍥而不舍,耐心說合轉圜。直到1965923日,毛主席見彭德懷(劉少奇、鄧小平、彭真在座)談去三線工作,說也許真理在你那邊。同月,習仲勛也被下放洛陽礦山機械廠當副廠長。可算松了口氣吧?僅一個多月后的1110日,上海就刊出批判《海瑞罷官》文章,直斥為彭翻案。難道江青、姚文元、戚本禹(后均被最高法院判刑)敢批判毛澤東不成?


                        被稱為“‘文革序曲批海瑞惡檄出籠半年,文化大革命伊始,長是相隔千里,故人不知何處。保彭德懷、習仲勛正是劉少奇、鄧小平和彭真的一大罪狀


                             這些,均為眾所周知、千真萬確的史實。


                              要說彭德懷與誰最和好、關系最正當,我敢說一定是與我父親。但有個前提,即使從本文看,諸公也會認同:除了維護大局、嚴守政治規矩等,毛劉交往之深厚密切,相契相合,恐怕在黨內無人可望其項背,更非毛彭、劉彭關系可企及。


                              今天,毛伯伯、彭伯伯、我父親,仨湖南老伯老爹已居天上人間、和光同塵,千喚不一回。我說的這些,鑿鑿鐫刻,歷歷在史,自是人生長悔水長東,休言萬事轉頭空


                             早被歷史定為造謠、誣蔑、挑撥、猛舔之蠱吏小丑,自會越抹越丑!我們后代起碼要尊重歷史和前輩,不能找碴兒抓話把兒,信口開河。否則,以后就沒有歷史。


                             194211月,父親從彭總處開拔,過晉西北。賀龍元帥后來多次跟家人回憶為劉少奇洗塵,熱情熱烈,樸素真摯。不知劉可曾向湖南老鄉提起八一起義前,搭賀軍長差船上廬山的往事?雁北的凜冽寒風中,賀龍伯伯把皮大衣披在父親瘦高的身上。現在的影視照片上可看到,1949年中央進北平檢閱時,劉少奇穿的就是這件軍大衣,一直到文革。今已成珍貴文物。


                              回望此地,更是昔日長城戰,威言意氣高。中共中央晉綏分局代理書記正好是林楓叔叔,他和郭明秋媽媽迎送父親,可以想見,舊情誼之深遠、新感慨之良多。


                               前后九個月的小長征,父親披星戴月、沐雨櫛風,穿過103道封鎖線,終于在19421230日回到延安。194311日,中央在延安大禮堂開了歡迎大會。此時的劉少奇,平生塞北江南,歸來華發蒼顏,而眼前,是萬里江山!


                          3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組建新的書記處。這可以說是我們黨第一代核心領導集體的雛形了:三位書記,毛澤東是書記處和政治局主席,劉少奇和任弼時是書記處書記。與此同時,中央軍委改選,劉少奇是副主席之一。


                              三位又同為湖南人,祖居地相距不足百里。當毛伯伯意氣風發、指點江山時,父親和弼時叔叔作為第一批留蘇學生,負笈莫斯科。一年后,劉少奇從西天取經歸來,與毛澤東(書記)同在湘區執委一個班子。因反對立三路線,毛、劉各自在紅區白區挨整,又同時于六屆四中全會進入中央政治局為候補委員。遵義會議后,毛澤東逐漸成為黨中央的主持人,直到這時才正式成為一把手。劉少奇成為二把手,同案輔佐指揮全黨全軍,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


                             這里,借我母親的一句比喻:如果說長征和遵義會議挽救了我黨和人民軍隊,是起死;那么由少奇(在華北、華中的繼續長征)的小長征和這次中央大改組所標志的,則是發展了黨和人民軍隊,是回生


                             這年5月,發生了一件影響深遠、卻易被忽視的大事:共產國際突然宣布解散!讓各國共產黨備感意外。顯然,這是出于復雜的國際關系和蘇聯衛國戰爭之需,斯大林當機立斷。無論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利弊得失如何,此事對中國共產黨來說,則意味著歷史性的大解脫、大激勵、大飛躍。雄鷹羽翼已豐,直上山巔云間,翱翔海闊天空!


                              1943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召開,會議批判王明前后右的錯誤路線,史稱“1943年九月會議。會前會中,周恩來長篇報告路線問題,說道:白區工作時期(1927—1932年)劉少奇同志的意見是正確的。經過斷斷續續幾個月認真深入討論,認定了許多是非,為后來起草《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提供了依據。出于下文之需,僅簡述一事:受王明錯誤路線影響,我黨在整個南方的抗日武裝只有萬余人,北南態勢相比,成敗天壤之別。項英已故作古,沒人追究;王明巧舌如簧,也無辯詞,沒咒念了。實踐得出的結論,證明了真理在哪一邊。會議決定,鞏固北方,發展南方。準備先從河南、湖北向南突入,劉少奇負責。

                        1944年春夏,日軍實施一號計劃,打通平漢鐵路河南、湖南段。國民黨軍隊一敗涂地,幾個月丟失了100余座城市。日軍占領長沙、衡陽,已是強弩之末,又發動桂林、柳州會戰,攻入貴州,直插重慶。數倍于敵的國民黨軍隊,在擁有美式裝備和制空權的優勢下慘敗潰逃。民怨沸騰,國際震驚!


                              有臺灣將領跟我說,抗戰時,國軍在正面戰場,起主導作用,共軍是敵后戰場(意為偏師)。我說,你們的官兵確有許多英勇事跡,為中華民族做出犧牲很光榮。但你們實在是沒打幾場漂亮仗,臺兒莊戰役三十萬打勝五萬,整個徐州會戰(臺兒莊是其中一場戰役)、武漢大會戰(徐州會戰是其中之一)都慘敗。降兵如潮,降將如毛,成千上萬官兵,換身衣服、改個建制就成了偽軍。直到1945年,以優勢裝備對茍延殘喘的日軍,你們國軍還喪失大片國土,僅日本投降前的一個月中,浙贛閩竟有十來個市縣陷落于日軍鐵蹄,你們丟了半個中國。而我們共產黨步行奪得胡馬騎,在敵后打出100萬軍隊、幾百萬民兵游擊隊,打出1億多人的解放區,沒靠你們國民黨的支援,槍支彈藥、物資裝備都是我們自己繳獲、自力更生解決的。更從未有過成幫結伙的叛降。誰是中流砥柱,事實勝于雄辯!國民黨的腐敗無能已達到驚人的程度,挽救全民族危亡的全部責任,更加明顯的落在我黨身上。(劉少奇語)為什么抗日戰爭之后,人民群眾擁護共產黨、廢了國民黨呢?


                        眾望所歸 乾坤翻轉


                              1944922日的中共六屆七中全會主席團會議,醞釀成立毛澤東提出的解放區聯合會,認定我黨實際上抵御了四分之三的日軍,而國民黨軍隊仍在丟棄國土。劉少奇在會上又提出:除解放區聯合會外,還可成立解放軍(8月劉已在軍委提出),八路軍、新四軍名義已經不適用了。經會議討論交七大決定。


                               半個月后,中央就命名了延安指揮的河南人民解放軍,王樹聲為司令員、戴季英為政委,率部與李先念的新四軍五師對進河南,占據國民黨軍湯恩伯部潰敗淪喪的地區。這是最早在黨中央提出,并由中央命名人民解放軍,標志著開始籌備建立共產黨領導下統一的人民軍隊。當然也是軍史、國防史上的大事!


                               1945423日,中共七大召開。關于七大在黨史上的地位與貢獻,關于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大家都耳熟能詳。


                        只強調說明,父親是最早提出毛澤東思想的倡導者之一,為將其確立為我黨的指導思想,他多年來所起的作用,無人能比肩。七大上,劉少奇將毛澤東思想定義為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的實踐之統一的指導思想,并全面準確地概括了思想要義內容。雖文革數年歧義蹉跎,終又回歸他的原定意,沿用至今,永志黨史。


                               七大選出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核心集體毛澤東(52歲)、朱德(59歲)、劉少奇(47歲)、周恩來(47歲)、任弼時(41歲),時稱五大書記,毛澤東任主席。在中國共產黨的滿天璀璨明星中,聚合出最耀眼的中央星座。


                               只提一點:七大確定了鞏固華北、華中,發展華南的戰略方針。19449月,中央正式決定王震、王首道率三五九旅等軍隊向南插入,開辟湘粵桂邊根據地,連通東江縱隊。此時,又組成第二梯隊南下,均由劉少奇負責和領導。日出華夏紅勝火,春來江海綠如藍,誰不憶江南?


                              1945712日,中共中央任命劉少奇為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總政治部主任。此前,毛澤東就委托朱總司令和父親著手統編解放軍,先組建野戰兵團。
                           

                        89日,中共七屆一中全會二次會議通過《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是為黨史的定海神針,其中肯定了劉少奇是十年內戰時期(1927—1937年)正確路線在白區工作中的代表


                             8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


                             關于劉少奇在解放戰爭中所做的重大決策和貢獻,各種文獻都有記載,我僅點出最關鍵的,快閃呈現。


                             日本投降后,毛主席、周恩來赴重慶談判,劉少奇代理中共中央主席。隆重送行后,他和朱老總直奔中央黨校,向東北派出大量干部。父親動員:我們決定還是派軍隊去,能走路的先走,能快走的先到,到了熱河邊境瞪著眼睛望一望,能進去就進去,以后再抽些隊伍抽些干部去東北,抽幾萬去,一切要看情況,有空子就鉆,鐵路不能走就跑路,大路不能走走小路。日本人垮了,滿洲皇帝溥儀捉到了,蘇聯紅軍走了,國民黨還沒有去,你們要趕快去搶。一場潛流洶涌的悶頭大賽跑、驚心動魄的戰略大調動,就以這句搶占光耀史冊。


                           接著,最早進入滿洲的老滿洲李運昌來電報告情況,到東北的老冀東曾克林直飛延安面報。劉、朱決定抓住千載一時之機,派大量軍隊前往。請示毛、周同意,速成立中共中央東北局,先派林楓率中央干部團奔赴他的老家黑土地——再度唱響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滿懷豪情壯志!


                              此時,有兩大難題:第一,黨的七大剛剛確定的戰略方針已不適用,劉少奇急電毛澤東、周恩來,必須因時而變、就勢改新向北推進,向南防御;第二,接收日降區(包括東北)、合并解放區,必須重新劃定黨政各級組織區域,調動任命大量干部。而此時,不可能開黨代會、中央全會,甚至書記處領導都分散開,無法集體決定。


                              為滿足我搶占東北之需,又受制于我重慶談判之需,毛澤東建議由政治局成立決議,在此工作緊張時期內,全權委托書記處,及中央主席及代主席,行使政治局職權


                             得到授權通報全黨后,劉少奇立即召開政治局會議改變戰略方針,將鞏固華北、華中,發展華南改為向北推進(后稱向北發展),向南防御。這在我黨我軍歷史上的意義,不言自明,可稱為父親軍事生涯中一大亮點!


                              劉少奇主持當機立斷,先后將三分之一的政治局成員、百分之四十的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派往東北;從全軍抽調100個團的干部(團營連排班全套),收編改造幾十萬偽滿軍警;將八路軍(主要是山東和冀熱遼)10萬、新四軍(三師)3萬多部隊速調東北(稱東北人民自治軍);新四軍(包括軍部)10萬調入山東;華中及江南10多萬部隊梯次向北收縮。從速動員、聞令出發、疾進前行、晝夜兼程。百萬軍隊的調整過程,可謂我軍歷史上空前規模的緊急大調動、大轉移、大進軍;布局的結果,逐漸形成大野戰軍集團,可謂我軍正規化的大飛躍、大手筆!


                               英雄割據俱已矣,文武風流更無前!


                        收復失地,蔣介石調幾百萬大軍搶摘桃子。父親下令所在軍隊、地方武裝遲滯國民黨軍北上,適時提出糾纏扭打戰法。簡單說,就是野戰軍倒過來分散配合地方武裝、游擊隊和民兵,圍追堵截、游擊騷擾、摩擦破襲(平原游擊隊、鐵道游擊隊、地雷戰、地道戰全套拿手好戲,集中派上用場,大顯神威),前后左右粘住,一路糾纏扭打,即讓美蔣軍焦頭爛額、稱之為八路扒路的全新戰法,令其進退維谷、如陷泥淖,晚了三個多月進入東北、華北,為我黨贏得時間。而我軍民不暴甲而勝,幾無損失,收獲頗豐。


                              從兵法上講,以奇用兵、批亢搗虛,集孫子老子,這一戰法已近全勝不斗”“大兵無創”“大戰無形之最高境界。更難能可貴的是,劉少奇概括這一戰法并推廣成大規模戰役,創新這一戰法并指揮成大規模戰略行動,又發展豐富了人民戰爭寶庫。大戰三千里,力當百萬師!可稱為父親軍事實踐中光輝的一頁。


                             這時期,朱德總司令和父親不失時機,陸續組建了實施機動作戰的野戰兵團,下決心打了上黨戰役,殲滅閻錫山軍10多個師3萬多主力;又贏得平綏等戰役,保衛張家口,消滅傅作義軍萬余。在重慶談判的毛澤東聞訊,連呼打得好:人家打來了,我們就打。打是為了爭取和平。不給敢于進攻解放區的反動派很大的打擊,和平是不會來的。


                             劉少奇又及時組織各方,大力宣傳國民黨第十一戰區副司令、新八軍軍長高樹勛率部在邯鄲戰役中起義,在蔣介石和國民黨最跋扈忘形時,頓晦其顏挫其銳。


                             毛主席在重慶談判40多天,由于長期疲勞過度,返回延安即病倒。中央決定讓他靜心療養,仍由父親主持中央工作。


                              這期間,形勢極其復雜,變幻無常,搶占東北仍是最棘手的。在美國的大力支持下,蔣介石動用了最先進的裝備,將國民黨軍隊大批運往東北。蘇軍遵守中蘇協定,撤軍時將城市交予國民黨軍隊。而此時,中共雖立足未穩,卻占先機進駐了主要城市。奪得未坐穩的寶座、掌控難保住的政權,誰舍得拱手讓出?七七事變后八路軍前出山西,關于游擊戰爭有一場激烈爭論,與其相似,我軍又面臨勝敗攸關的大抉擇!可想各種思想行動碰撞之劇。


                        如此背景下,劉少奇果斷地提出讓開大路,占領兩廂,以農村包圍城市,放手發動群眾,一手抓土改,一手抓生產,一手抓練兵(整訓15萬野戰軍、20萬地方武裝,進行剿匪),廣泛建立根據地,黨政軍企全面發展。劉少奇說:只要我們爭取到廣大農村及許多中小城市,緊靠著人民,我們就能取得勝利。這為以后的遼沈戰役勝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已被定為大轉折期的歷史性貢獻。


                             這段時期,形勢變幻莫測,敵我消長難料,喜憂得失參半,進退取舍難計。父親主持,將與五大書記緊排的彭真、陳云兩位候補書記,加張聞天、高崗兩位政治局委員和大量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集聚東北,可見委任之重。對父親來說,最頭疼難定的,恰恰是在這重中之重的內部,是在親密戰友間的無私爭議、高明判斷中,做出抉擇。中共中央東北局內部的爭議,甚至吵到投票改選了書記(當時有內稱小遵義會議)!對秀才們吵不清的問題,自己斷不明的官司,劉少奇索性甩給兵,拼槍桿子說硬話,由戰場打出個清明來。四平戰役之慘劇激烈,即為內因的外在表現結果。讓實踐來驗證判斷。


                              毛主席養病初期嚴格保密,劉少奇不能擅定卻又實在難言,只好自攬豪杰眾將之怨懣!東北局的會議與新當選的書記遲遲得不到中央書記處批復,可想東北局之緊張,林彪之急切!稍后,密電通報主席休養之事,雖冰釋前嫌,卻未解當務之急!


                             調養中的毛主席反復看了文電,多次與各位書記商議,批準了東北局黨委意見,完全肯定了父親的正確領導和得體決策。這段開始讓人懵懂、文革初又惹來疑詬(所謂的支持林彪不夠)的半透明歷史,未見有人深透研究。但這絕對是一段極其精彩、極為動人的光輝篇章!


                              當時,最令人糾結的是的問題。十四年抗戰勝利,人心思定,人民要和平,如久旱之望云霓,而我們黨更是應乎天、順乎民,力主和平建國。美國國務卿馬歇爾出面調停,國民黨擺出建立聯合政府的樣子。我們當然渴望并力推中國進入和平民主新階段文革中,父親曾兩次透露,毛主席甚至一度考慮:將中共中央從延安遷至南京附近的天長(皖東)、六合(南京郊縣)……然而,再好的愿望也必須面對現實、腳踏實地。應該說,在中共中央,對蔣介石始終保持相當高警惕的,父親為其中之一。


                              劉少奇主持黨中央工作的這八個月,搶先部署下中國政治版圖上強弱勝負的陣勢,被形容為乾坤翻轉,日月重光。對父親個人來說,也是最為繁忙、備感重壓、成就輝煌的高峰期。然而,他依舊為而弗恃、推功于眾,甚至功遂身隱,毫不顯山露水。至今,幾乎每位當事者回憶到這一段,都有令人熱血沸騰的精彩故事,而我們卻見不到,被公認為彪炳春秋的這位統帥領袖,有任何自詡言辭。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作為修養到家的共產黨員,原本自然。但因眾所周知的原因,劉少奇在群眾心目中的印象朦朧縹緲,他說出、做過些什么?他貢獻、遺留些什么?今人知之多少?甚至連劉少奇何以成為中國共產黨的第二把手,何以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主席,長久以來卻是青年人不知,中年人不清,老年人不詳的一個諱莫如深的疑問。眼下,我愧為人子,謹俯首輕言點提綱。


                        蓋世奇勛 橫掃千軍


                              19466月底,父親不幸而言中:美國通過《軍事援華法案》,國民黨幾十萬軍隊,大舉圍攻鄂豫兩省的中原解放區李先念、鄭位三部。劉少奇在中央軍委負責指揮中原突圍:大部隊血戰,勝利殺出重圍。按先念叔叔晚年見我時的說法:你爸爸指揮我們又打了場大惡仗!驚心動魄啊!偉大的解放戰爭,就此拉開序幕!


                              蔣介石接連瘋狂下令,向蘇皖、山東、晉冀魯豫、晉察冀、晉綏解放區發起全面進攻,全國規模的大內戰爆發。毛主席休養痊愈,全力投入工作。父親協助,指揮全軍,奮起抵抗!


                             劉少奇總負責地方黨政的轉移轉型和堅決斗爭。這次拉鋸激戰的主要地域在華北,而從中原突圍始,我軍收縮轉出的主要地域則在華中。國民黨軍隊氣勢洶洶、還鄉團蜂擁卷土重來,內戰烽火爆燃,和平期盼歸零。父親嚴令陜甘寧、華北、華中黨政軍:不以退卻為方針,應以防御為方針,城市隱蔽精干準備鄉村的進攻。各級黨政頑強堅守,組織機構必須健全,人員精簡分散,重操拿手好戲開展游擊戰爭不作別的打算。劉少奇特別指示豫、鄂、皖、蘇:反對退卻逃跑,畏難怕死,除必須撤離的,盡量留下加強農村和基層,堅持斗爭,保存力量,以待時機;同時還組織派出一批批干部和部隊,分散遣回老區,到敵后去。


                             這時期涌現出大批英雄,最偉大的就是女共產黨員劉胡蘭:碎尸濺血的鍘刀前,大義凜然、英氣如虹的圣女,讓所有人都不得不為之震撼和動容!父親激勵道:望你們咬緊牙關,堅持斗爭,保存力量,在不久的將來……你們將發生偉大的作用!


                               華北抗日之初,東北搶占之時,我黨我軍都有以退為進的大抉擇。這第三次重返游擊戰爭,沒有異議爭論,空前一致同步,顯現中共高度的自覺自信。我想,這來自全黨全軍對毛主席指揮戰爭的信賴,也來自三次重返都由父親直接主持,大家已熟悉信任。


                        不久之后,所有的預見果然實現——噢?事已先知?歷史的進程果然驗證——耶!料定如神!


                               1947年春,蔣介石的全面進攻處處碰壁,捉襟見肘,不得不收縮兵力,對陜北和山東集中重點進攻。胡宗南等突襲延安。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留陜北指揮全國戰場;劉少奇、朱德率中央工作委員會到河北平山西柏坡。


                              所謂的重點進攻,實際是逼使解放區拼消耗。國民黨軍雖然損失巨大,但我軍民也深陷困境,特別是經濟難以為繼。


                              鏖戰三個多月,19477月,毛澤東深謀大略,轉堅守為強攻,揮令三軍:劉伯承、鄧小平率12萬大軍,力戰20千里躍進大別山,殺回李先念中原突圍后仍頑強堅守的鄂豫老區;同時,陳毅、粟裕率大軍跳出內線,搏殺榮歸新四軍老家豫皖蘇;陳賡率大軍拼向外線,速戰高歌打回豫西的中原故鄉大軍回老家如魚得水!黨政軍民喜淚飛!戰略大局立現品字形進攻態勢,俯瞰南京、雄視武漢,遮斷國民黨軍為南北兩大集團。此勇猛南征,備宏大北戰!為日后在東北、華北、華中我根據地上的大決戰,擺開陣勢格局。


                              自中原突圍歷時整一年,我軍撤出華中,往北收縮,老區頑強堅守,沒有絲毫敗落,反倒愈加牢固。此時,更強勢的大軍回到更堅實的老家”——早已布好子的棋局,滿盤皆活:依托以河南為中心的老華中根據地,不僅消解陜北、山東之壓力,更展開了重塑華夏千秋的大反攻!


                               中央工作委員會到西柏坡,最先辦的一件大事,就是在已組建的野戰兵團基礎上,建立統一的強大野戰軍。受毛澤東委托,朱德(軍委副主席兼)總司令、劉少奇(軍委副主席兼)總政治部主任首先從華北開始,炮火連天一年多,統一按序列整編成五大野戰軍。這在解放軍建設上的意義,在現代中國軍事上的意義,毋庸贅言。


                              全國大反攻展開前后,朱德、劉少奇指揮新整編的晉察冀野戰軍,在華北連續打了青滄戰役(6月)、保北戰役(6月至7月)、大清河戰役(9月)、清風店戰役(10月),越打越大,所向披靡。194712月攻下石家莊,朱德總司令譽其為奪取大城市之創例


                        簡言之,在西柏坡父親還做了許多大事,僅舉三件提幾句。


                               第一件:召開全國土地會議,展開解放區的土地改革。這場耕者有其田的大革命,為贏得解放戰爭的勝利夯實根基。世所公認土改瓦解了百萬蔣軍,中共得到百萬浴血奮戰的戰士,得到千萬英勇支前的民工,更得到了億萬人心!這場空前徹底的改天換地,已被大書特書、濃墨重彩載入史冊。


                               第二件:先召開中央兵工交通會議,統一領導,實行企業制,重組合并,互相調劑,提高生產,立見大批武器彈藥源源不斷地供應,被千百萬支前民工輸送前線。繼而,著手統一財經,果斷合并晉察冀、晉冀魯豫兩大中央局,成立中共中央華北局和華北人民政府,統一華北黨政軍群機構,為建立新中國做組織機構準備。為此,劉少奇兼華北局第一書記,董必武為政府主席。


                             第三件:面臨著土改分地和建國執政的大任務,預見到百萬雄師的大決戰和即將接管全中國的大趨勢,中國共產黨在內部開展了空前規模的反腐敗、倡民主教育整頓。從禁止村長、縣長稱王稱霸、村民投豆選舉,到各級干部必須舍己為民,決心給人民當兒子、當長工、當牛馬;從軍隊的大訴苦翻身熱潮,到中共力戒國民黨接收惡行、鏡鑒李自成教訓。置身于天翻地覆慨而慷前夜,劉少奇大聲疾呼警示:共產黨是什么都不怕,就怕的是脫離群眾,只要共產黨永遠依靠群眾,就是不可戰勝的!


                              這時期的大事,無論單挑出哪一件,都足夠寫下長篇巨著。


                             我實在想不出,該如何定位這段特殊的歷史。在戰爭的危急險難之際,中共創造出極其高明、極其特殊的體制:兩個中央,合理合法、共濟互補!最高最終決策在陜北;九成工作任務和獨立決策在河北!一個中央、兩邊獨立運行;各自決策,互通要情急務;嚴格集中、高度民主自覺;支撐共舉,遍世英雄輩出!


                              這也成為中國共產黨中央領導集體最為團結、自信有為,最為輝煌、生機勃勃的第一個時期。或許,正因為這次偉大的成功和輝煌的成就,致使建國后的毛澤東,文革后的鄧小平、陳云,多次提出黨中央領導層設一二線?這僅為我提出的參考題,請專家學者深入研究。


                        1948年春,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到西柏坡,與分離一年的朱德、劉少奇會合。五大書記領袖,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指揮贏得了三大戰役。對此,人們了然于胸。


                               我僅提請回顧,三大戰役都是圍點打援,戰場都以解放區為依托和支撐:遼沈戰役(在東北)的實力是怎么搶得鑄就的?平津戰役(在華北)的基礎又是什么?傅作義的政令出不了海淀,被逼到何等地步,北平才能和平解放?淮海戰役(在華中)兩大野戰軍,逐鹿中原,陳毅說勝利是人民群眾用小車推出來的。正是我黨我軍在東北、華北、華中穩穩站住,建立廣泛穩固的群眾基礎,方能縱橫捭闔,勢若摧枯拉朽,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而劉少奇,曾在順直、滿洲、上海中央、中央蘇區、長征、北方局、中原局、華中局,搶占東北、向北推進的戰略大調整、三次重返游擊戰爭、西柏坡中央工作委員會、中共中央華北局,正是第一線的直接指揮者。三大戰役,在東北、華北、華中連環重疊開打,劉少奇是當之無愧的奠基者、實干家、戰略家。


                               淮海戰役后,對“60萬(共軍)吃掉80萬(蔣軍),斯大林數度驚嘆:實在了不起!但他一直不解,詢問手下傲視全球的蘇軍將帥,無人能解答。1949年夏劉少奇秘密訪問蘇聯時,禮回所問,先略述解放區的布局,又簡介了圍點打援的籌劃,再概括了制勝因素。斯大林頻頻點頭贊許,伏羅希洛夫、朱可夫等元帥們連連舉杯高呼烏拉——我想,老大哥贊嘆歡呼的,是天才的指揮和軍隊的善戰,更是父親話語中的精髓:這最大規模、最為經典的正規運動戰背后的制勝真諦——人民戰爭!


                              從19477月的解放戰爭大反攻,直到百萬雄師過大江,近兩年時期,在華北、東北,特別是在華中大地上,養育出幾百萬人民解放軍,消滅掉幾百萬國民黨大軍,支撐人民解放史上空前規模的戰爭,出動億萬民工,救治百萬傷病,優撫烈屬傷殘,供給軍糧軍需,動員補兵入伍,遣返消化俘虜……尤其在屢遭水旱蝗湯劫難的河南,在飽受日偽欺凌蹂躪的山東,沉重的養兵負擔、巨大的戰爭災難,任何人都不難想象。


                               歷史往往聚焦輝煌的戰績軍功,但也沒忘記代價和犧牲,每每改朝換代,中原戰亂,民不聊生,餓殍遍野,赤地千里。實在令人驚異,中國史上空前宏大的戰爭中,卻罕見兵荒馬亂、兵災難民的史記實錄。在中共各級報告的文獻里,可見叫苦喊難、戰場損毀的報告,但沒有推卸責任、上交問題的,反倒多有主動提供幫助、爭搶最艱巨任務的。居然,老區還實實在在支援救濟了無數新解放的城市鄉村!真會沒有問題?我想,只能說明:人民群眾的全力以赴支持擁護,地方黨政的根深蒂固務實高效,人民軍隊的紀律嚴明擁政愛民。這最生動描繪出、最深刻解答了:什么是真正的人民戰爭!


                               商鞅曰:以戰去戰,雖戰可也;以殺去殺,雖殺可也。”“凡戰者,民之所惡也,能使民樂戰者王!這才是最大問題的根本!這才是制勝的真諦法寶!這才是最應獲得歷史青睞的!


                           回到三大戰役前,毛澤東委托劉少奇,主持研究思考并著手新中國的建立和建設。


                               濟南戰役(淮海前戰)和錦州戰役(遼沈前戰)疾進接火,決殺在即。194898日,中共中央七名政治局委員和各方大員等中央委員、候補委員,開了非常重要的政治局會議,史稱“1948年九月會議。毛澤東報告提出:軍隊向前進,生產長一寸,加強紀律性……由游擊戰爭過渡到正規戰爭,建軍五百萬,殲敵正規軍五百個旅,五年左右根本上打倒國民黨。劉少奇主持會議說:要準備大的會戰,一役消滅兩三個兵團錦州、濟南會戰,如果他們(國民黨軍)的援兵來,那是對我們有利的……這就是圍點打援。并將打倒國民黨,統一全中國正式擺上全黨的議事日程。之后的遼沈戰役、淮海戰役,確如料想和廟算展開,我百萬大軍決戰完勝!


                               會議中,父親先講了新民主主義建設中發展合作社經濟的問題。最后一天,他又做了長篇講話,系統闡述新民主主義經濟包含五種經濟成分,社會經濟的基本矛盾就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矛盾斗爭的方式是經濟競爭……是長期的……和平的競爭,這里就有個誰戰勝誰的問題;決定勝負的是小生產者的向背,對其必須采取最謹慎的政策,要靠辦好合作經濟使他們成為小康之家。這為建立新中國明確了最根本的問題。與會者聽后頓感耳目一新、身心振奮。毛主席帶頭鼓掌盛贊,并讓父親組織起草文件,準備七屆二中全會時用。


                                會后,中共中央主要領導反復討論,930日,沒能參會的張聞天(在東北)也給中央報來《經濟方針的提綱》。集體的智慧與劉少奇的思考相輔相成,構成了一年之后《共同綱領》的主體靈魂和基礎,成為新中國的第一部代憲法(毛澤東稱為中國的人民大憲章)。至今,我們仍在堅持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基本經濟制度,仍在和平競爭,仍在為實現全面小康的目標而奮斗。


                              194935日至13日召開七屆二中全會,提出建設新中國的一系列基本政策(包括經濟和社會制度)。毛澤東號召:謙虛謹慎,戒驕戒躁,克服困難,奪取全國勝利。這次全會對中國共產黨極具指導意義。劉少奇在這次會上做《關于城市工作的幾個問題》發言,號召大家應努力學習解決城市管理問題,接收得好,還要管理得好,還要改造。最后他代表中央提出:大量的搞人民代表會議制度。至今,這仍為我國的根本政治制度。


                               會后十天的323日,中共中央趕赴北平。至今,我黨仍接續行進在毛澤東提出的趕考路上。


                        420日夜,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第三野戰軍在長達千里的戰線上全線出擊,強渡長江。


                              423日,第三野戰軍解放南京,國民黨反動統治宣告滅亡!53日,解放杭州;527日,解放上海——猛虎撲食,吞盡東南。


                              424日,華北野戰軍解放太原。


                              520日,第一野戰軍(西北野戰軍和華北野戰軍第十八、十九兵團)解放西安;826日,解放蘭州;116日,解放迪化(第一兵團入烏魯木齊)——長途遠征,解放大西北。


                             516日、17日,第四野戰軍解放武漢,一路攻擊直下湖南、廣東、廣西——勢如破竹,勁掃華南。


                              522日,第二野戰軍解放南昌,挺進廣東、廣西、云南、貴州、四川(第十八兵團西北入川、滇)——鐵流奔涌,蕩滌大西南。


                             “橫掃千軍如卷席,毛澤東是當然的統帥。按分工,有些大事由劉少奇總負責,例如全國的軍事管制、軍地干部的大調動等。大軍風卷殘云,如何鎮住站穩,為成敗之首要。


                              此時,父親依然是作而弗始巨細落實,泰而不驕從容應對,威而不猛周密擺布。海畔云山擁薊城(北京)天下英雄誰敵手

                                                  

                                                               衛我國防 傾世之力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后,父親逐漸將工作重心放在黨的建設、政權建設、經濟建設、思想建設上。我認為,他也是有意在軍隊建設方面疏離了一些。抗美援朝時,毛澤東先后委托林彪、周恩來、彭德懷主持中央軍委日常事務,但許多工作仍由劉少奇主持。例如,組建和裝備中國的防空兵、空軍、海軍,是劉少奇在建國前的19496月至8月,赴莫斯科直接向斯大林提出,并當場得到滿意答復。


                        19549月下旬,中央軍委不設置副主席,劉少奇、周恩來就沒有再任中央軍委職務。從19433月起,父親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共11年半,并主持過軍委工作。他任職期間,是人民軍隊發展壯大、革命戰爭勝利進程和國防建設突飛猛進、成效最為卓著的時期,也是中國現代軍事和軍隊在世界上嶄露頭角、為世界所公認的最重要時期。


                                早在1950年,朱德總司令提出軍隊正規化,準備授軍銜。經過長期細致醞釀,基本設計套用蘇聯的軍銜體制,擬訂的方案和名單反復上下。195528日,劉少奇委員長主持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服役條例》。按斯大林例,原擬毛澤東為大元帥。毛伯伯堅辭不受:我這個大元帥就不要了,讓我穿上大元帥的制服多不舒服呀!到群眾中去講話多不方便呀!依我看哪,現在在地方工作的同志都不評軍銜為好。毛澤東對劉少奇說:你也在部隊搞過,你也應該評元帥。父親說:不要評了,我現在不在軍隊工作了。毛澤東又問周恩來和鄧小平(時任國務院副總理、軍委委員):你們的元帥銜要不要啊?周伯伯說:不要評了。小平叔叔說:當什么元帥喲,早不帶兵了。


                               之后毛澤東接見南美代表團時,講到自己被迫打仗,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又說:我們的許多領導人,如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和其他許多元帥、將軍,起初都不會打仗,是在戰爭中學習起來的。


                              不擔任中央軍委職務后,在軍隊的領導和管理上,父親不具體過問。但當軍隊需要,比如說軍隊思想政治工作、干部教育、軍隊黨建發展等,他總是認真盡力,一絲不茍。對國防建設、軍事戰略以及戰爭問題,劉少奇的關注從無絲毫放松,決策和工作從無怠懈。


                              譬如,關于兩彈一星,是劉少奇向毛澤東建議,單靠部長或副總理都抓不上去,必須由周恩來總理親自管,并決定建立專門的政府機構。


                              我的大哥和二哥從蘇聯留學歸來,一個到偏遠艱苦的內蒙古,獻身原子彈、氫彈的研究生產;一個穿上軍裝,投身導彈、衛星火箭的研制。早年時期,父親為革命戰爭,被迫訣別愛妻,舍棄兒女;晚年時期,父親為國防建設,貢獻出自己的兩個愛子,了卻心愿——衛黃,兒保華

                        1964年中國的原子彈爆炸成功,1966年中國的中程導彈發射成功,1967年中國的氫彈爆炸成功,1970年中國的衛星實驗成功——連續震驚世界!


                              有些更大的事務,在中共中央一直是由父親總負責,至今鮮為人知。僅舉援助越南、抗法抗美大事。


                               194912月,毛澤東赴蘇聯訪問,劉少奇再次代理主席。不久,周恩來(政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部長)也隨去莫斯科談判。忽聞廣西邊防急報,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胡志明來訪。劉少奇和朱德很是驚喜,下令以最高規格,熱情接待,周密護送來京


                              胡志明(原名阮愛國),越南勞動黨的創始人,后成為震撼世界的偉人。越南原為法屬殖民地。胡留學法國,1920年加入法共,后到蘇聯。1925年被共產國際派往中國,到廣州參加大革命。在毛澤東為主任的農民運動講習所旁聽,劉少奇講授中國工人運動;在黃埔軍校旁聽,認識周恩來、陳賡等。所以,胡一直稱毛、劉、周為老師,盡管胡的年齡比他們都大一些。


                              1930年,胡志明在香港成立越南共產黨(后改名印度支那共產黨)。當時,法國在越南統治極其嚴酷,中國相對寬松些。胡與其說為越南革命,更多是為中國革命做貢獻,在香港被捕、押返越南。


                                1941年,日本打跑法國,侵占越南。胡志明在中越邊境的高平組建越南獨立同盟并任主席,高舉抗日旗幟。1942年,胡在中國又被捕,曾坐過廣西18所監獄,經周恩來在重慶全力營救,1943年獲釋,往來于中越邊界山野城鄉斗爭,艱苦卓絕。


                              1945年日本投降。92日,胡志明在河內50萬人集會上宣布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后任國家主席兼總理。此時,法國佬又回來,1949年從香港迎回日本人扶植、隨日本投降而流亡的越南保大皇帝,統治南越,攻占城鎮,絞殺共產黨(1951年印度支那共產黨改稱越南勞動黨)。


                             新中國成立的消息傳到越南,胡志明立即派兩位特使持親筆信來北京。19491228日,父親起草中共中央致胡志明電,同意兩國建立外交關系;兩次與軍委辦公廳主任羅貴波面談,派他赴越南當中共聯絡代表,持劉的親筆信出發。此時,胡志明已請長假,赤足步行親來中國,在崎嶇山間走了17天,見到邊界上的解放軍戰士,高興得又抱又親。戰士們聽說這位老爹是越南主席,不敢相信,馬上速報。

                              1950130日,隆重歡迎胡志明主席,劉少奇、朱德見老戰友,其情其景其興奮,可想而知。胡講述了越南狀況,提出援助要求。劉、朱當場盛贊胡,對援助要求給以滿意的答復23日,送胡志明訪蘇,去見斯大林、毛澤東、周恩來。


                              自此,父親一直總負責援助越南。他與韋國清(新四軍老人,時任解放軍第十兵團政委)面談,委派其任援越軍事顧問團團長。韋是廣西壯族人,懂些越語,認識胡志明。之后,開始大規模、全方位毫無保留的援助。劉給胡的信箋電報不下百件,以至軍隊怎么編,物資怎么運,根據地怎么建,邊貿與援助怎么區分,群眾生產生活怎么抓等,全面周到。


                             首先,就是要打通接壤的邊界。父親親手修改作戰方案:不僅打通廣西,還加上云南。1950523日,劉少奇電示陳賡(原武漢工人糾察隊隊長,時任云南省政府主席、軍區司令員、軍管會主任),望用心協助他們,使他們在老街戰役中獲勝……將來作戰指揮及后方勤務等,陳賡同志均有親自前去協助之必要7月,邊界戰役初定,劉少奇委任胡志明的這位老熟人(黃埔軍校時),為中國共產黨全權代表,入越南幫助。9月至10月打了大勝仗,消滅法軍8000多人,解放513750公里邊境。


                               這時,我抗美援朝開戰,更引起法國的恐慌,開始調集大軍決戰。陳賡奉調入朝鮮任志愿軍副司令員,韋國清援越指揮作戰。


                              在聽取韋國清匯報后,父親敏銳地察覺到越南西北高原的戰略地位,若占領后我將與北越連片,滇越鐵路疏通,援助力度大增,兵鋒利指平原。19519月,劉少奇當面向秘密訪華的胡志明提出西北戰役重大戰略建議。胡驚喜瞠目,淚流不眨……劉即派羅貴波兼軍事顧問團工作,韋國清全力幫助越南建立正規軍。


                               1952年,父親指示羅貴波提請越南黨:注意解放老撾。這將在戰略上有價值,目前又是敵人力量最薄弱的地方。胡志明高度贊同一致,對中越雙方來說,這一西北戰略,濃縮為劉的一句話:幫助老撾解放,甚為重要!

                        此時,我中國人民志愿軍,全換蘇式裝備,在朝鮮的陳賡聯署彭德懷請示軍委:繳獲大批美軍裝備如何處理?劉少奇商毛澤東、周恩來后,將絕大部分贈予越軍。韋國清在中越邊界,抓緊整編、裝備、全訓越南正規軍幾個師。速運交的美軍武器,將整訓部隊煥然一新。


                              1953年冬至1954年春發動旱季進攻,越南新建的幾個師正規軍,全部上陣接受實戰考核。韋國清也將我全套教官轉為顧問團,遂行戰場考核。驕傲的法軍經過邊界戰役已不敢輕敵,但說什么也想不到,全套美式裝備的土越共如此厲害!法軍一觸即潰。我西北戰役取得重大勝利,打亂法軍部署,將其壓抑在奠邊府地區。我奪得主動權。


                               任何戰爭都充滿意外!仗打得挺漂亮,但還是出了我顧問團意料外的重大事件:考核下,越軍過于亢奮,戰事過于順利,追擊過于生猛,山林過于迷亂,一不留神、沒能勒住過了梭,順帶打出個全天候兄弟國家——老撾!這就是戰爭,不用講的硬道理!


                              緊接著195457日,剛被我訓練合成步、炮、工、通、裝的越南正規軍,大勝于奠邊府,法軍1.6萬多人被殲,俘虜將軍和士兵1萬多,西方大受震動。法國要回戰俘,撤出越南和整個東南亞,保大皇帝被廢黜蟄居巴黎。越南按17度線北南分治;早一步驅逐法國殖民者,已解放的老撾王國,也就獨立了。這就是日內瓦會議談判定的。


                              美國介入南越,先暗中操控,后發動戰爭,逐步升級。中國進一步加大了援助力度,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軍援,劉少奇的意見,中央軍委不折不扣地執行。直到文化大革命開始后的1966722日,在天安門廣場十萬人集會,發表《劉少奇主席聲明》:我代表七億中國人民,向全世界莊嚴聲明……中國七億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堅強后盾,中國遼闊的國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


                              “文化大革命初始,胡主席正在中國,到杭州見毛主席(江青、康生在座),毛伯伯說:我明年七十三了,這關難過,閻王不請我自己去……全世界的黨都分裂嘛……我們都是七十以上的人了,總有一天被馬克思請去。接班人究竟是誰……不得而知。要準備,還來得及……我們最近這場斗爭,是從去年11月開始的,已經七個月了。最初,姚文元發難(指批判《海瑞罷官》文章)……現在我們……文化大革命。胡伯伯表示不理解:我們越南不搞,武化大革命還沒搞完呢。毛澤東建議到學校看看大字報,胡志明看完后,縱有千般味,更與何人說?自語一句:大字報所指的那些人要是看到這些,該多傷心哦!

                        我想今人看至此,能夠體會出什么叫作同志加兄弟、情同手足,患難總相顧、生死與共!


                                三年后,196992日越南國慶節,胡志明因病逝世,東方已白明星滅,備享哀榮空前;同年1112日,劉少奇含冤去世,夕陽西下幾時回?身披白發盈尺。


                              幾十年抗法、抗美,越南憑的就是繞行老撾,特別是胡志明小道,靠的就是游擊戰爭,特別是把大戰三千里,力當百萬師糾纏扭打戰法持久,把游擊戰與運動戰的適當結合轉換推廣到新高峰。1973年,幾十萬美軍陸續撤出;1975年,越南人民軍攻入西貢。


                              美國曾宣布,朝鮮戰爭是唯一沒有打勝的戰爭,而越南戰爭是唯一徹底失敗的戰爭。美國人承認,這兩場戰爭都敗給了中國人。


                             游擊戰爭——人民戰爭,不僅改變了中國,也改變了美國,一定程度上還在改變世界!

                                                    

                                           1956年6月,劉少奇與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在中南海懷仁堂 


                                                                   不忘初心 死而不亡


                              國防是個大概念,軍事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軍隊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中央軍委負責軍隊的指揮,而國防建設,則是由黨和國家舉全民之力,甚至舉世界人民之力來進行的。


                              “文化大革命是人民、國家、共產黨和所有老一輩革命家的大災難,皆遭迫害、玉石俱焚!197610月抓捕四人幫,華國鋒主席正式宣布文化大革命結束197812月十一屆三中全會徹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經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大討論,恢復毛澤東思想的本來面目。


                               1980年,黨和國家隆重為劉少奇平反,推翻了一切不實之詞,給他的一生做出全面、公正的評價,恢復了他中國共產黨黨籍和黨的副主席職務。劉少奇至死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席(1959—1969年)。還有很重要的:劉少奇至死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防委員會主席。

                        一直到去世,父親始終致力于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國家富強,始終執著于鞏固國防、建好軍隊——奮斗不息、竭盡忠誠。


                              父親的一生,多災多難,歷盡坎坷,而他又極其成功、建樹奇偉。我常想,劉少奇久經鏖戰苦斗,力克千難萬險,為什么能闖過狂風巨浪,被推舉到歷史的巔峰,成為黨和人民擁戴的領袖呢?他自己曾說過的一段話或許能夠解釋:我們黨的及我們黨所領導的各項工作、各項事業,都是人民群眾的事業,并都是(無一項不是)經過人民群眾去進行的工作……一切工作都要走群眾路線,都要有群眾觀點。什么是群眾觀點和路線呢?他說:一切為了人民群眾的觀點,一切向人民群眾負責的觀點,相信群眾自己解放自己的觀點,向人民群眾學習的觀點,這一切,就是人民群眾的先進部隊對人民群眾的觀點,有這些觀點才能有明確的工作中的群眾路線,才能實行正確的領導。怎樣做好群眾工作呢?簡言之:小道理應該服從大道理,小原則應該服從大原則。


                             復述上面提過的:共產黨是什么都不怕,就怕的是脫離群眾,只要共產黨永遠依靠群眾,就是不可戰勝的!


                             我想,這就是父親克服一切艱難險阻,屢屢從無到有、以弱勝強、反敗為勝,甚至起死回生,取得輝煌成就的根本原因。


                             “文化大革命中,父親對我說過一句話:我一生只辦過一件事,就是群眾的事;只做過一項工作,就是群眾工作。他是不是在教導我:此身非我有,血雨任平生。


                             我今天向大家敘述的主題,正是在那個群星燦爛的年代,父親與領袖、戰友、同志、人民群眾的故事(無一項不是),所以盡量多地寫上共事者姓名。而我講述的主角,是一位平民、凡人、真人,在人民群眾、革命事業中,在學習鍛煉、忘我奮斗中,成長為一位領袖、偉人、完人——一名真正的共產黨員的故事。


                              在中共中央的悼詞中,鄧小平超出常規評定:劉少奇同志言行一致。他在《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中對廣大黨員提出的黨性鍛煉的要求,自己都以身作則地實踐了。


                        少奇老亦奇,天命早已知(朱德贈劉少奇的詩句),父親的一生與軍隊、軍事、國防確實有不解之緣,緊密相連。那個時代,決定了他必須為保衛炎黃子孫而拼搏,必然為振興中華而革命;那個時代,決定了他的理論信念、文武兼備,造就了他的卓越卓犖、文武殊榮。他披肝瀝膽,乘勢順民,披荊斬棘,衛黃保華,將永昭史冊。


                              老子曰:死而不亡(通假忘、朽)者壽。黨和國家,偉大的中國人民沒有忘記劉少奇,從歷史上最大的冤案中解救他,永遠紀念他。


                              “好在歷史是由人民寫的!父親終生不忘初心,他竭盡全力去做了,他舍生忘死做到了——了卻軍民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何憐白發生!

                                                                                                        (全文完)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上海11选5开户上海11选5注册上海11选5是真的吗上海11选5登入上海11选5快三上海11选5时时彩上海11选5手机app下载上海11选5开奖 铜仁 | 和县 | 江苏苏州 | 内江 | 牡丹江 | 博罗 | 平凉 | 曲靖 | 营口 | 佳木斯 | 东阳 | 巢湖 | 酒泉 | 南安 | 朝阳 | 启东 | 荆州 | 双鸭山 | 衢州 | 乌兰察布 | 梧州 | 铜仁 | 黄冈 | 洛阳 | 衡水 | 镇江 | 铁岭 | 台南 | 招远 | 阿拉善盟 | 乌海 | 琼海 | 德州 | 喀什 | 扬中 | 如皋 | 吉林 | 曲靖 | 阿勒泰 | 唐山 | 绥化 | 大连 | 溧阳 | 广安 | 广汉 | 焦作 | 东海 | 塔城 | 灌南 | 三沙 | 阿克苏 | 东方 | 阿里 | 辽宁沈阳 | 东台 | 三门峡 | 燕郊 | 海北 | 宝鸡 | 巢湖 | 邢台 | 许昌 | 霍邱 | 张家口 | 蓬莱 | 漳州 | 南充 | 乌兰察布 | 章丘 | 牡丹江 | 芜湖 | 白山 | 泰州 | 玉环 | 曹县 | 台南 | 天长 | 海西 | 烟台 | 昌吉 | 忻州 | 五指山 | 鹤壁 | 澳门澳门 | 防城港 | 兴安盟 | 大兴安岭 | 贺州 | 和田 | 三门峡 | 安康 | 文山 | 鹤壁 | 包头 | 汉川 | 葫芦岛 | 三亚 | 许昌 | 蓬莱 | 汕头 | 东海 | 来宾 | 莆田 | 阳江 | 永康 | 厦门 | 日喀则 | 肇庆 | 雄安新区 | 荆州 | 琼中 | 林芝 | 大庆 | 萍乡 | 万宁 | 珠海 | 澄迈 | 永新 | 甘孜 | 嘉峪关 | 章丘 | 巴彦淖尔市 | 中卫 | 漳州 | 德阳 | 阿里 | 邳州 | 景德镇 | 克拉玛依 | 保亭 | 大庆 | 芜湖 | 福建福州 | 三亚 | 建湖 | 柳州 | 昭通 | 铜仁 | 商洛 | 黔西南 | 沧州 | 廊坊 | 张北 | 天水 | 清远 | 沧州 | 黑河 | 金昌 | 定州 | 平凉 | 绵阳 | 正定 | 黑河 | 衢州 | 宣城 | 湘潭 | 漯河 | 和县 | 大理 | 松原 | 潍坊 | 四平 | 忻州 | 安顺 | 鄂州 | 汝州 | 枣阳 | 盘锦 | 资阳 | 湘潭 | 宜昌 | 连云港 | 清徐 | 温州 | 邵阳 | 许昌 | 蓬莱 | 汕头 | 公主岭 | 枣庄 | 东莞 | 涿州 | 湘潭 | 简阳 | 林芝 | 阿拉尔 | 四平 | 喀什 | 香港香港 | 三门峡 | 张北 | 眉山 | 齐齐哈尔 | 通化 | 楚雄 | 库尔勒 | 汕尾 | 山东青岛 | 长治 | 瓦房店 | 石狮 | 扬州 | 怒江 | 怒江 | 垦利 | 南安 | 四川成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