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x33z"><listing id="tx33z"></listing></form>

      <sub id="tx33z"></sub>

        <address id="tx33z"></address>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將帥風采

                        三位開國將軍的身教故事(上)
                        來源:《黨史博覽》2019年第2期  作者:羅元生  點擊次數:1258
                        三位開國將軍的身教故事(上)

                        經歷過戰火考驗的人民解放軍開國將帥,大都克勤克儉,甘守清貧,以自己的模范行動,固守軍人的職業操守。人們常說,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師。他們就是這樣的好老師。他們的政治素養、思想作風、道德品質對后人的影響無疑是巨大的。

                        ■“節約標兵” ■

                        1941125日,新四軍在蘇北鹽城舉行皖南事變后重建軍部大會。根據中共中央和華中局指示,黃克誠率領的八路軍第5縱隊改編為新四軍第3師,黃克誠擔任3師師長兼政委。

                        蘇北地區由于受日偽的殘酷“掃蕩”和經濟掠奪,生產力遭受嚴重破壞,抗日軍民的生活極度困難。在這艱難困苦的環境下,黃克誠帶領官兵厲行節儉之風,靠發揚勇敢戰斗的作風和艱苦奮斗的傳統來支撐蘇北抗日大局。

                        1942年秋,根據地開展生產運動,駐在板湖孫西舍的3師師部也開荒種菜,黃克誠與官兵一樣打起赤腳下田勞動。那段時間,戰士們時常會看到全師上下十分敬重的老師長背著糞筐拾糞積肥。

                        1943年初,3師供給部在趕制夏季服裝時,出現了棉布不足的問題。黃克誠提議,改革制服樣式,3師的軍服上衣去掉翻領和兩個口袋,褲子由寬大的中式褲腰改為西式小褲腰,軍帽減掉翻沿,官兵不發綁腿布。這樣積少成多,整個3師部隊一下節約服裝布料萬余米。

                        新四軍戰士的軍帽,沿用了國民黨陸軍軍帽的式樣。這種軍帽,在后腦勺處有一道雙層布箍,放下來前面部分可以拉到下巴。實際上,這種帽箍平時起不了多大作用,只是作為裝飾性的線條。黃克誠早就看在眼里想在心里,要把這道帽箍由雙層改為單層。于是,在黃克誠建議下,軍部軍服廠立即把軍帽的雙層箍改成單層箍,為部隊節省了成千上萬尺布。

                        1943年底,當3師師部開展評選“節約標兵”活動時,師部上下不約而同地推選師長兼政委的黃克誠為“節約標兵”。

                        ■ 兩條家規 ■

                        194910月下旬,黃克誠率領一批干部從天津南下湖南。此行,他是奉毛澤東的命令赴任湖南省委書記。跟著他的還有夫人唐棣華和1歲的小兒子黃晴。途經武漢時,黃克誠又去其岳母家接上了兩個孩子——6歲的大女兒黃楠和5歲的大兒子黃煦。這一對兒女,是黃克誠1945年從蘇北進軍東北時寄放在岳母家里的。

                        那一刻,一向覺得為革命舍小家是理所當然、把小家的聚散看得平常的黃克誠也禁不住熱淚盈眶。現在好了,解放了,一家五口終于可以團聚,可以有一個真正的家了。

                        一到湖南,黃克誠就對唐棣華說:“棣華,今后孩子們就和我們生活在一起了,條件比過去好了,但一定要記住,我們是黨的高級領導干部,高級干部的家風影響著黨風政風。我們的一言一行對子女、對周圍的人都會產生影響。從今天起我們家要定兩條規矩:一、不準動用公家的汽車辦私事;二、不準向公家伸手要照顧。”

                        唐棣華立即表示堅決贊成。她明白,這樣的規矩其實早在她嫁給黃克誠的時候就定下了。那時候條件艱苦感受不到,但自從進了天津,她就自覺地遠離他作為天津首任市委書記的權力。她既是黃克誠的妻子、家屬,也是他的部屬、同志,無論多么嚴格的家規,她都會遵守。

                        黃克誠曾對子女嚴格規定:“小車是國家配給我辦公用的,不能私用。”多年來,子女們一直自覺遵守這一家規。

                        有一次,黃克誠老家的侄子、侄女帶著孩子們到北京看望他,受到熱情接待,并乘班車游覽了北京的很多名勝古跡。親人們最后想游覽的是八達嶺,而八達嶺沒有班車,擠公共汽車也不方便。黃克誠身邊的工作人員問:是否動用一下小車?黃克誠果斷地回答:“不行,可以坐火車,車費由我負擔。”

                        當時社會上盛行婚嫁講排場、擺闊氣之風,無論大小城市,誰結婚了,都是一長溜小車子。黃克誠的小兒子要結婚了,是否可以用一下小車呢?面對工作人員的請求,黃克誠嚴肅地說:“這個‘戒’不能開。年紀輕輕的,坐公共汽車,騎自行車,都可以來嘛,為什么要開著小車抖威風?”于是,小兒子真的用自行車把新娘接回來,全家人與工作人員一起吃頓飯,就算把一樁喜事辦完了。這就是黃克誠的小兒子結婚時用單車接新娘的故事。

                        黃克誠的司機王秀全后來回憶說:“我給黃老開車已10年,只一次自作主張送他的掌上明珠——當時唯一的小孫子上學,卻碰了壁。那天清晨,天下著大雨,院內外水流遍地。雷鳴電閃之中,我看到黃老的孫子黃健撐著雨傘,卷起褲腿去上學,心里不忍,便自作主張要送小孩一趟,卻被他奶奶攔住了:‘不能破了這個家規。’她邊說邊撐傘,把孫子送到了公共汽車站。”

                        ■ 黃克誠的“拒絕”■

                        1977年,黃克誠從山西回到北京,擔任軍委顧問。組織上考慮到他眼睛不好,上下樓不方便,便安排他住到南池子的一處平房小院里。房子是1949年建的,面積還可以,就是太舊了。管理人員申請了一筆維修房子的經費,準備將房子好好翻修一下。黃克誠一臉嚴肅地說:“不行,不行!不要大修,簡單一些,哪里透風漏雨,就修哪里。我不設什么‘將軍府’!”工作人員拗不過他,只好按他的意見辦。后來因為從房頂上掉下一塊朽木板,正好砸在床邊,差點傷著正在休息的黃克誠,他這才同意翻修一下。但一聽說這次翻修要用幾萬元錢,他又不同意了,只允許哪里壞了哪里修一下,只要下雨、化雪不漏水就行了。

                        后勤管理部得知黃克誠既不愿換房住,又不同意徹底整修,便準備將臨街的墻和門樓加高一些。黃克誠聽說要花一兩萬元,又拒絕了:“修那個東西干什么?現在這個鐵門雖然舊點,可是蠻結實嘛!門就是用來出出進進的,要裝那么好那么高干嗎?像這種裝門面的東西咱們寧肯將就點也不要亂花錢!”管理部門只好將準備好的材料退回去。

                        黃克誠家里的暖氣,是由燒煤取暖,熱量不足。就是年輕人冬天坐在屋里還凍得直跺腳,更何況一個年邁多病的老人。后勤部門打算對暖氣進行改裝,換成由熱力管道供暖,需要花3萬元。大家知道黃克誠不會同意,便想趁他不在家的時候更換管道。可是管道地面剛挖開一半,黃克誠就回來了。他了解情況后死活不同意改造,并用拐杖猛戳地面說:“三萬元錢?!你們怎么能因為我這么大手大腳?現在我們國家還很窮,把錢用到更緊要的地方去!我這里能燒煤取暖已經不錯了,趕快停工!”

                        直到黃克誠去世,他所住的房子也未大修。

                        1986年,黃克誠的病情不斷加重,他開始拒絕治療和用藥。他說:“我已經不能為黨工作了,不必為我浪費國家的錢財……”他還多次以馬克思的女兒、女婿拉法格夫婦在晚年為不增加黨的負擔而自己結束生命為例,要求醫生不要對他進行搶救。

                        301醫院南樓臨床部的醫務人員沈友竹、吳衛平,在《憶黃克誠在病房的最后歲月》一文中深情地回憶:

                        對黃老的飲食起居及治療用藥、護理,我們都是忠于職守,一絲不茍的。但是我們在履行職責中,卻常常“遇到阻力”,原因是黃老對自己的疾病很不在乎。他老人家非常羨慕那種“猝死”,他認為那樣第一自己可以少受罪,第二可以為國家節約醫藥費用。他常對我們說:“都80多歲的人了,又雙目失明,不能為黨工作了,死了又有什么遺憾?按全國男子平均壽命算,我已經是多占了,夠本了。”在黃老身邊工作過多年的我們,從未聽到他抱怨什么。

                        不論是戰爭年代因為敢進忠言而降職,還是從1959年開始的眾所周知的被貶和下冤獄,他老人家從不提起。聽到的只是多年未為黨工作而產生的遺憾。在病房常聽到他對前來探望的老部下說:共產黨人對名譽、地位、待遇要淡薄。他深情地說:“我今天受到黨組織如此的待遇,心里很不安。”

                        黃老經常對我們部領導說:“我的病情你們是了解的,想根治是沒有可能了。希望你們不要給我再用貴重藥品了,將貴重藥品用在別的病人身上吧!”

                        19861228日,84歲的黃克誠大將那顆歷盡磨難、飽受創傷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上海11选5开户上海11选5注册上海11选5是真的吗上海11选5登入上海11选5快三上海11选5时时彩上海11选5手机app下载上海11选5开奖 屯昌 | 阿拉善盟 | 中山 | 昌都 | 宁夏银川 | 威海 | 临沂 | 章丘 | 新疆乌鲁木齐 | 赵县 | 迪庆 | 攀枝花 | 红河 | 偃师 | 芜湖 | 建湖 | 黄石 | 德阳 | 滕州 | 德清 | 义乌 | 基隆 | 广安 | 西藏拉萨 | 塔城 | 德清 | 宜昌 | 兴安盟 | 铁岭 | 江门 | 屯昌 | 保亭 | 金坛 | 保山 | 济宁 | 湖北武汉 | 东海 | 台湾台湾 | 台山 | 荆州 | 喀什 | 庆阳 | 玉林 | 桓台 | 阜新 | 瓦房店 | 阿克苏 | 凉山 | 株洲 | 商洛 | 鄂州 | 绥化 | 临沂 | 铜陵 | 随州 | 朝阳 | 白山 | 宁德 | 临沧 | 桐乡 | 渭南 | 天长 | 珠海 | 白沙 | 云浮 | 巴中 | 新沂 | 醴陵 | 灌南 | 台州 | 庆阳 | 招远 | 济源 | 驻马店 | 宁波 | 中卫 | 巢湖 | 潍坊 | 吉林 | 大理 | 白银 | 那曲 | 乐山 | 通化 | 襄阳 | 陵水 | 滕州 | 信阳 | 长葛 | 铜仁 | 余姚 | 东方 | 溧阳 | 三明 | 青州 | 遵义 | 宿迁 | 崇左 | 常德 | 和县 | 厦门 | 吐鲁番 | 顺德 | 肇庆 | 张家口 | 宜春 | 巴彦淖尔市 | 神木 | 临夏 | 抚州 | 松原 | 桂林 | 曲靖 | 玉环 | 滕州 | 渭南 | 营口 | 鸡西 | 馆陶 | 晋江 | 五家渠 | 洛阳 | 咸阳 | 巴彦淖尔市 | 鹰潭 | 渭南 | 平顶山 | 山东青岛 | 海西 | 茂名 | 厦门 | 唐山 | 三河 | 庄河 | 台山 | 铜仁 | 张家口 | 浙江杭州 | 大庆 | 中卫 | 娄底 | 曲靖 | 平凉 | 象山 | 贺州 | 运城 | 商丘 | 乌兰察布 | 七台河 | 江西南昌 | 淮北 | 东营 | 泰州 | 大庆 | 晋城 | 六盘水 | 南阳 | 广汉 | 汝州 | 九江 | 邹平 | 衢州 | 凉山 | 赤峰 | 汝州 | 晋江 | 杞县 | 馆陶 | 十堰 | 柳州 | 河池 | 天水 | 本溪 | 襄阳 | 慈溪 | 汕尾 | 张家界 | 广西南宁 | 运城 | 库尔勒 | 天水 | 韶关 | 赵县 | 上饶 | 章丘 | 延安 | 铜陵 | 广汉 | 衢州 | 荣成 | 汕头 | 锡林郭勒 | 广西南宁 | 淮安 | 云南昆明 | 赣州 | 赤峰 | 永州 | 赤峰 | 东莞 | 赵县 | 赣州 | 运城 | 鸡西 | 迪庆 | 鞍山 | 防城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