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x33z"><listing id="tx33z"></listing></form>

      <sub id="tx33z"></sub>

        <address id="tx33z"></address>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將帥風采

                        劉華清與中國核潛艇(上篇-上)
                        來源:《黨史博覽》2018年第11期  作者:吳殿卿  點擊次數:504
                        劉華清與中國核潛艇(上篇-上)

                         

                        中共中央第十四屆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劉華清在其晚年回憶錄中說:“1961年開始,我就參加和領導了核潛艇工程的研究發展工作。此后30多年,不論調到哪里,不論擔任什么職務,我始終都參加了核潛艇工程。它的每一次成功和挫折,我都親歷其間。”這話是真切的。

                        ■接手下馬的重點工程■

                        核潛艇,進入新中國海軍裝備發展的日程是1958年。

                        這一年的613日,在蘇聯專家的指導下,中國第一個核反應堆達到設計正常運行的水平。據此,主管國防科研的國務院副總理聶榮臻于627日,向中共中央秘密呈報了中國核潛艇(時稱原子潛艇)研制工程的第一份文件,即《關于開展研制導彈原子潛艇的報告》,果斷提出了啟動研制核潛艇的建議。翌日,周恩來即在文件上作出批復:“請小平同志審閱后提請政治局常委批準,退聶辦。”接下來短短幾天里,中共中央政治局各常委乃至毛澤東,一一傳閱,均表示同意聶榮臻的報告。

                        7月初,以海軍副司令員羅舜初為組長、國務院第一機械工業部副部長張連奎為副組長的“核潛艇工程領導小組”宣告成立。接著,從海軍艦艇修造部、一機部船舶工業管理局等單位調人分別組成“核潛艇總體設計組”和“核動力設計組”,核潛艇研制工程即行啟動。

                        與此同時,中央軍委作出《關于海軍建設的決議》:“海軍以發展潛艇為重點,相應地發展必要的水面艦艇。無論是潛艇、水面艦艇,都應該特別注意采用新的技術成果,如導彈、原子動力。”海軍黨委于19593月上報中央軍委的《關于今后海軍建設若干問題的報告》中,則進一步提出:“必須力爭在‘二五’期間,首先重點解決原子動力大型潛艇的試造任務。”

                        ■下馬風一陣陣吹來

                        根據當時良好的中蘇關系,聶榮臻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原期望已掌握核潛艇技術的蘇聯給予技術、資料上的支持和幫助,并為此作了多方努力。但結果是,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不僅拒絕提供任何幫助,還公然無視中國主權與民族尊嚴,借此提出了在中國境內建立供蘇聯潛艇使用的超長波電臺的要求。這是毛澤東所無法容忍的。195910月,他在與周恩來、聶榮臻、羅瑞卿等議及尖端武器發展時,擲地有聲地指出:“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這一信息傳出,核潛艇總體設計組群情激憤,進一步加快了資料搜集和預研準備工作的步伐。

                        19616月,為加強對海軍艦艇研制的領導管理,國務院、中央軍委決定成立國防部第七研究院(即艦艇研究院,建制屬國防部,黨政和日常工作由海軍負責)。核潛艇總體設計組及相關研究機構轉隸七院建制領導。劉華清從海軍北海艦隊副司令員兼旅順基地司令員任上調任七院院長,某軍政委戴潤生調任研究院政委。中央這一決策,很重要的一個目的即是加強對核潛艇工程的領導。然而始料未及,時過不久核潛艇工程便日漸陷入困境。

                        1961年,由于工作中“左”的錯誤影響,加上嚴重的自然災害和蘇聯政府背信棄義地撕毀合同,中國國民經濟出現嚴重困難。根據形勢發展,中央軍委于這年底調整國防科研工作部署,確定了“縮短戰線、任務排隊、確保重點”,“兩彈為主,導彈第一”的方針原則。按照這一方針原則,軍事裝備尖端項目,除導彈和原子彈、氫彈研制必保,放在第一位外,包括核潛艇在內的其他項目一律暫緩。據此,至1962年初,核潛艇工程研究人員有的被調去參加臨時任務,有的被抽調支援“一線”(即核燃料、軍用生產堆和原子彈戰線)。不久,主持核潛艇動力研究的多名重要骨干,也被調去加強原子彈研制。一度從核動力到艇體全面鋪開、多頭并進,紅紅火火的核潛艇工程陷于“低迷”狀態,下馬風一陣陣吹來。

                        ■ 認為核潛艇工程即使下馬,也不能“拆廟攆和尚”

                        劉華清是1962年元旦后到七院報到的。幾個月前,他就聽人議論,成立第七研究院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為研制核潛艇,他也對這一任務抱著深切的期望和熱情。來北京報到前,他特意先到七院駐旅大市(今大連市)的潛艇研究設計室視察,了解了任務的進展情況。在與戴潤生、副院長于笑虹等先行報到的幾位院領導交談接手工作時,他著意了解了大家對核潛艇工程的看法。36日,他專門安排時間到核潛艇研究室,聽取了政委蘇萍的工作匯報和幾名專家對核潛艇研制工作的意見。通過座談、個別交談等多方了解,劉華清逐步弄清,圍繞著核潛艇工程何去何從、要不要下馬,海軍機關和相關研究機構、工業部門議論、猜測很多。

                        在七院黨委會上,劉華清開誠布公地談了自己的想法。他說:核潛艇是海軍裝備的重中之重。毛主席說“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即使下馬,將來形勢好轉,有了條件也必須重新上馬。核潛艇技術含量高,研制工程難度大、周期長。鑒于國家當前工業基礎,經濟、技術條件,整體工程暫緩一下是需要的,但不能把項目撤掉,徹底下馬。把項目撤掉,“拆廟攆和尚”,人才、資料流失了,再啟動就難了。所以,我認為核潛艇工程攤子可以收,戰線可以縮,經費可以減,但核心研究機構不能拆,骨干人才必須保留。戴潤生、于笑虹等七院領導一致贊成他的看法。

                        院黨委一班人統一思想后,劉華清分別向蕭勁光、趙啟民等海軍領導,向兼任國防科委主任的聶榮臻分別作了匯報。令他欣慰的是,海軍領導完全支持他的意見。聶榮臻不僅充分肯定了他的看法,并且明確指示,要他再進一步聽聽二機部等單位領導的意見,組織起草一個文件報軍委和黨中央審批。

                        接下來,劉華清在對二機部相關單位進一步調查的基礎上,組織起草了《關于原子能潛艇動力裝置今后如何開展工作的請示報告》。

                        《報告》草成后,分別報送海軍和二機部機關審閱、修改。722日,海軍黨委、二機部黨組聯合簽署,呈送聶榮臻并報黨中央。

                        813日,聶榮臻即在《報告》上作出批示:“擬予同意。請瑞卿同志審閱后報軍委常委并報中央。”并明確提出:“核潛艇研究機構保留,人員適當精簡,其任務以堅持研究原子反應堆為中心。共同性較大的部分,可并入各有關研究所。”很快,毛澤東、鄧小平,軍委、中央主要領導先后審閱了這一報告。大家基本上都表示同意“暫緩核潛艇全面研制,適當保留技術力量和關鍵項目研究”的意見,但也并非完全一致。

                        對此,中央決策異常慎重。在經過了長達8個月的調查研究、反復權衡后,周恩來于1963319日、21日接連主持召開兩次中央專委(中國原子能事業專門領導機構,196211月成立,由聶榮臻、賀龍等國務院領導和有關部委領導組成,周恩來任主任)會議,討論海軍、二機部聯合呈報的《報告》,研究核潛艇工程問題。參加會議的,除專委會成員外,總參、國防科委、國防工辦、海軍和有關工業部的主要領導,也列席會議。經過討論,大家達成一致意見,原則同意請示報告的內容。確定研究核潛艇的技術班子仍保留一定人員在二機部,不應拆散;由海軍和二機部在此基礎上再寫個報告,具體說明核潛艇技術班子保留方案和核潛艇下一步研究設計工作意見。

                        會后,中央專委正式下發通知,宣布中國核潛艇工程調整,整體研究工作暫時停止。沿襲著當時在“調整”中對裁撤建設項目的統一叫法,大家把這一決策稱為核潛艇工程下馬。

                        ■決心辦好“715”研究所

                        19633月下旬,第七研究院接到了中央專委關于核潛艇工程下馬的通知。劉華清看罷文件,很是激動。通知文字不長,簡潔明了:核潛艇研制整體工程暫緩,保留技術骨干,繼續部分關鍵性重點課題研究——在所有裁撤下馬的重大項目中,這種方式是絕無僅有的。當天,劉華清即主持召開院領導會議,與戴潤生、于笑虹等一起研究中央專委會議精神的貫徹落實。通過對核潛艇預研工作形勢分析,會議決定,立即組織人員到相關單位作一次實地調查,摸清情況,提出應保留的技術骨干和研究項目;起草一個文件,將核潛艇工程下一步工作打算報國防科委(中央軍委決定,從196311日起,第七研究院改歸國防科委領導,業務上受海軍指導)。

                        425日,劉華清與戴潤生、于笑虹聯名向國防科委、張愛萍并聶榮臻,呈報了核潛艇工程下馬后七院的第一份文件——《核潛艇工程調查基本情況和幾點意見》。《意見》在列出擬保留的研究機構、技術骨干名單和重點研究項目的同時,提出為集中力量,便于管理,建議把各方面保留下來的科研骨干組織在一起,成立原子能潛艇動力工程研究所。對此,張愛萍、聶榮臻等一致贊同,并要求七院據此起草一個報告文件,以海軍和二機部的名義上報中央專委批準。

                        遵照聶榮臻、張愛萍的指示,劉華清出面與海軍、二機部聯系,在充分征求各方領導、業務部門意見基礎上,組織起草了《關于原子潛艇動力工程研究設計的請示報告》。617日,由海軍黨委和二機部黨組聯名簽署,報送中央專委。

                        815日,周恩來再次主持召開中央專委會議,專題討論海軍和二機部的《報告》。會議決定:批準成立原子能潛艇動力工程研究所,定員150人,由七院建制領導,繼續從事核動力裝置的理論研究和實驗,為設計試制核潛艇做技術上的準備。同時決定將原屬二機部的原子反應堆研究室及從事相關研究的彭士祿等數十名科研骨干,統一轉隸七院,合并到七院原子能潛艇動力工程研究所。

                        在整體工程下馬的情況下,批準成立專門研究機構,劉華清看到了核潛艇工程在中央領導心目中的分量,越發感到肩上擔子的沉重。他下定決心,務必把原子能潛艇動力工程研究所辦好,培養人才、儲備技術,為核潛艇工程再次上馬打好基礎。基于此,一接到總參關于成立“原子能潛艇動力工程研究所”的命令,他就出面向鐵道兵司令員呂正操借到了北京鐵道兵干部學校空置的兩棟樓,作為研究所臨時辦公地點,并發動七院機關齊動手,整修房舍,健全機構,購置設備。經過短短一個多月的突擊籌備,1963123日,“原子能潛艇動力工程研究所”正式成立,代號為國防部第七研究院第715研究所。周圣洋任所長,彭士祿和黃旭華任副總工程師。其職責使命是:開展潛艇核動力裝置總體方案的論證、設計工作。

                        為便于掌握情況,贏得工作主動權,劉華清抓緊一切時間“學業務”,閱讀各種有關核潛艇的資料,請研究所專家給自己講核動力知識課。1963114日,國防工辦召開工作會議,研究1964年科研工作。劉華清將自己思考已久的主要問題寫成書面發言稿,題為《對核潛艇工程的幾點看法和建議》,與副院長于笑虹聯名提交國防工辦工作會議。

                        劉華清和于笑虹的書面發言,精準地抓住了核潛艇研制的關鍵問題,得到與會人員一致贊同。國防工辦以《會議簡報》“增刊第1號”的形式上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和中央軍委常委。在中央領導同志的關懷支持下,他們書面發言中提出的主要意見和建議,均在相關單位此后的實際工作中得到了貫徹落實。因此,核潛艇工程下馬期間,多項關鍵科研項目取得了重要成果,核動力裝置配套項目也有了突破性進展;從科研單位到相關企業,都程度不同地儲備了技術,提高了研究能力,為之后進入型號研制,贏得了主動。

                        1964年,隨著黨中央提出的“調整、鞏固、充實、提高”八字方針的落實,國家經濟形勢明顯好轉。通過縮短戰線,集中力量攻關,軍事科研領域也取得多項突破性的成果。當時的形勢使劉華清敏銳地意識到,核潛艇工程再次上馬或許已為期不遠。同時,經過兩年多的努力,七院基本建設也陸續配套,作為初期主要任務的蘇式常規潛艇、導彈快艇等五型艦艇仿制任務也基本完成。由是,他把更多精力傾注在核潛艇研制上。

                        19647月中旬,七院首次黨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大會選出了七院首屆黨委會。經報總政治部批復,七院首屆黨委常委由10人組成,劉華清任院黨委書記,七院原政委、黨委書記戴潤生調任軍事電信工程學院院長。

                        826日,劉華清再次親臨“715”所,主持召開建所后第一次核潛艇工程技術工作研討會,審查初擬的核潛艇動力方案和主要參數。

                        這次研討會后,“715”所各專業組研究步伐進一步加快。時過不久便編制出了《原子能潛艇研究設計規劃綱要》。《規劃綱要》中第一次系統提出了首制核潛艇的性能、主要參數,以及關鍵研究項目、措施、步驟等,并將建造核潛艇陸上模式堆試驗基地,列為《規劃綱要》的重點工程。

                        19641016日,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消息傳開,舉國上下一片歡騰。劉華清更是熱淚盈眶、激情難抑。他馬上想到的是:3個多月前(629日)中近程地地導彈試驗成功,而今“兩彈為主,導彈第一”的目標已經完美實現,核潛艇工程重新上馬的時機該到了!

                        ■力促核潛艇工程再次上馬■

                        196411月,為加強對軍事科研工作的領導,中共中央決定將國防科研設計部門與國防工業部門合并,史稱“部院合并”。據此,第七研究院于196511日起轉隸并入第六機械工業部,改稱第六機械工業部第七研究院。劉華清被任命為六機部副部長兼七院院長、院黨委書記。文件一下達,他迅即趕赴六機部報到。六機部部長方強,是從海軍副司令員任上調六機部的,劉華清期望在核潛艇研制上能得到他的支持。

                        ■“這個春節你們休息不了了”

                        1965年春節,劉華清是在忙碌中度過的。21日,是農歷大年三十。劉華清草草吃過早飯后直接到七院,把于笑虹、胥治中幾位院領導及核潛艇總體設計師錢凌白、“715”所副總設計師黃旭華等召集到院會議室,研究申請核潛艇工程重新立項問題。到部里報到那天,方強就與他通氣,根據中共中央關于開展城鄉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又稱“四清”)的部署,部里準備抽調一名領導帶隊去武漢船舶系統搞“四清”。劉華清想,如果安排自己去,那樣時間就很緊了,但核潛艇工程啟動不能等!

                        大家一落座,劉華清就直截了當地說:“看來這個春節你們休息不了了。近些日子,我征求了海軍、國防科委有關部門的意見,也請示了聶帥、方部長,大家都同意擱置了幾年的核潛艇工程重新上馬。我們要突擊一下,搞出一個意見。現在各部委正在安排年度計劃,到節后就來不及了!”接著,他和大家一起梳理了核潛艇工程上馬的理由和條件。接下來,又討論了申請上馬的程序、文件起草要求等問題。最后,劉華清叮囑黃旭華、錢凌白:“你們分分工,加兩天班,爭取節日期間就把文件搞出來,節后一上班就報部里研究審定。”

                        節日期間,劉華清接到通知,被委任為湖北省武漢市“四清”工作團團長,領導武昌造船廠、武漢船用機械廠等四個單位的“四清”運動。他抓緊時間審閱修改了黃旭華、錢凌白起草的關于建議全面啟動核潛艇研制工程的報告后,匆匆乘火車趕往武漢。

                        38日上午,劉華清在武漢接到方強打來的電話:七院建議申請核潛艇工程上馬的報告,部里已研究。即刻回京參加部黨委常委擴大會議,討論申請核潛艇工程全面啟動事。放下電話,劉華清迅即交代工作,當天下午就登上了進京列車。

                        會議由方強主持。六機部黨委常委悉數出席,七院領導、核潛艇研究室的專家列席會議。首先,由黃旭華和“715”所領導分別介紹核潛艇預研工作進度和掌握資料情況。接著,大家就申請核潛艇工程重新上馬發表意見。會議開了兩天,與會人員先后都發了言。劉華清系統發言說明了爭取核潛艇工程立即上馬的理由,對上馬后科研力量調整、任務分工,也談了自己的設想。經過分析討論,會議一致同意立即啟動恢復核潛艇研制工程申報程序,并責成劉華清主持起草給中央專委的請示報告。

                        在劉華清組織下,仍由黃旭華、錢凌白等執筆,根據黨委擴大會精神對原報告調整補充,突擊兩天,便拿出了初稿,題為《關于恢復核潛艇研制工程的專題報告》(以下簡稱《專題報告》)。《專題報告》通過對當前科研工作形勢分析,提議全面恢復核潛艇研制工程。并根據工程需要,建議將七院“715”研究所和相關研究室劃歸二機部建制領導,負責潛艇核動力的總體設計和陸上模式堆試驗基地籌建工作;六機部另行組建一個研究機構,負責核潛艇的總體設計及對動力裝置提出船用要求,并對潛艇總體與動力方面的技術抓總。劉華清對《專題報告》稿逐字逐句修改后,分別報送二機部、六機部審定。313日,由二機部、六機部聯署呈送國防工辦并報中央專委。

                        ■“沖鋒”的號角再次秘密響起

                        1965320日,周恩來主持召開中央專委第十一次會議,研究批準了《專題報告》,決定將核潛艇研制工程重新列入國家計劃,全面展開研制工作。會議決定,“715”所由六機部七院劃歸二機部建制,二機部負責在1970年建成陸上模式堆,作為潛艇核動力的階梯。總體工程啟動,由六機部對核潛艇的研制原則、任務分工等提出具體意見,再呈報中央專委。基于此次會議的重要意義,有關史書上記載:“這是一次重要的會議,是中央的重大決策。從此,中國大地上再次秘密吹響了啟動核潛艇工程的‘沖鋒’號角。”

                        劉華清是在鄭州得到這一消息的。他對核潛艇重新上馬充滿信心,所以《專題報告》上報后便抓緊時間趕到駐鄭州的七院“713”研究所,部署潛射導彈發射裝置研究工作。接到七院關于中央專委批準核潛艇工程上馬的電話,劉華清迅即返回北京,以七院院長的身份報請六機部批準,于325日正式向“713”所下達了潛艇導彈水下發射裝置研究任務書。

                        43日,經中共中央批準,中央組織部通知:劉華清免兼七院院長、院黨委書記,由于笑虹接任院長,胥治中任院黨委書記。作為六機部副部長,劉華清分工負責七院和海軍裝備研發相關工作。4月中旬,他與于笑虹進行了工作交接,并同于笑虹一起與黃旭華、尤子平、錢凌白等,研究起草了貫徹落實中央專委第十一次會議精神的文稿,即《關于研究制造核潛艇的請示報告》。

                        《報告》初步定稿后,分別征求了海軍、國防科委、國防工辦和二機部等單位的意見,于710日,以六機部黨委名義上報中央專委。

                        第十一次專委會后,周恩來已把核潛艇工程列入工作日程。815日,他再次撥冗主持召開中央專委第十三次工作會議,集中研究批準了六機部的《報告》和二機部同時上報的《關于原子潛艇陸上模式堆建設地點和協調問題的報告》。會議充分肯定了六機部《報告》中提出的首艇研制“三項原則”;同意核潛艇研制分兩步走的建議,即第一步先研制反潛魚雷核潛艇,于1972年下水試航,第二步再搞彈道導彈核潛艇。同時,還研究決定了一系列重大問題。

                        8月下旬,劉華清在武漢獲悉中央專委會已批準六機部關于核潛艇上馬后的工作部署,再次連夜返回北京,與方強等部領導一起研究貫徹落實中央專委會議精神。

                        鑒于核潛艇工程全面鋪開后有大量組織協調工作,劉華清建議成立“核潛艇工程辦公室”,調七院第一研究所所長陳右銘任辦公室主任,主持日常工作。方強同意這一意見。當即通知陳右銘抵京報到。方強和劉華清一起與陳右銘談話,明確了辦公室的職責、權限及亟須處理的工作。

                        8月底,核潛艇工程辦公室正式成立,對外稱“09工程辦公室”。初始辦公室只有五六個人,但大家工作熱情很高。開門第一項任務是傳達中央專委第十三次會議精神。大家加班加點,突擊起草了七個通知,將會議各項決定依序傳達到各相關部門、單位。接著,在京內京外連續組織了多個協調會,明確了各自任務分工、彼此協作關系。由是,核潛艇工程從艇體、核動力到配套設備等各項研究工作,很快相繼啟動。

                        ■ 爭取用6年時間搞出水下導彈發射裝置

                        中央專委批復同意核潛艇研制分兩步走,先上魚雷核潛艇,再搞彈道導彈核潛艇后,劉華清與方強等六機部領導研究,及時對核潛艇工程全局研究工作作了調整,但對導彈水下發射裝置的預研,絲毫沒有放松。3月下旬向“713”所下達任務書后,4月底起程去武漢前,他又約見七院科技部專家邱見休,具體了解國外導彈水下發射技術水平和“713”所這方面的研究力量。聽取邱見休介紹后,劉華清提出,爭取用6年時間搞出導彈水下發射裝置。他說:“你們要抓緊工作,抓緊進行方案論證,提出關鍵技術及其解決途徑,為召開大會戰會議作好技術準備。”9月初,他回京研究貫徹落實中央專委會議精神期間,又抽出時間聽取了七院科技部和“713”所關于潛射導彈發射裝置設計方案的匯報,指導“713”所對導彈水下發射裝置設計方案作了初步補充修改。

                        經過兩個多月的突擊工作,七院擬定了第一艘魚雷攻擊核潛艇戰術技術性能方案。10月下旬,國防科委副主任羅舜初主持召開會議,組織對設計方案進行審查。劉華清又一次從武漢返回北京參加了會議。

                        這次會議后不久,中央專委批準了七院提出的《反潛魚雷核潛艇戰術技術主要指標》方案。1117日,國防科委又召開會議審查研究了為核潛艇配套研制的魚雷的論證方案和任務分交。劉華清再次出席會議并在會上發表講話。他肯定了現有方案,熱情贊揚研究人員預研取得的成果,指出:魚雷論證方案,涉及繼承性與先進性,要立足現實,著眼未來。希望設計人員既要敢想敢干,又要有科學態度,重視科學實驗,做到精心設計,精心施工,萬無一失;相關各單位從大局出發,把握好進度,不能后拖。

                        在這前后,與首制核潛艇配套的其他設備、裝備的任務書,也陸續下達。由此,中國第一艘核潛艇,即魚雷攻擊核潛艇研制的大幕在神州大地上全面拉開。

                        如果說導彈、原子彈是尖端技術的話,核潛艇則是尖端的尖端。它不僅兼有“兩彈”所包含的全部技術,還要攻克在深水下操作的重大技術難關。所以參與核潛艇研制工作的科研機構,幾乎遍及全國各省、市,承擔研制生產任務的工廠企業上千家。或許因為有了一定技術儲備,亦或許因為大家企盼太久,任務一啟動,各方便連續不斷有新突破,進展異常迅速……

                        令人遺憾的是,這一形勢沒能保持太久。多年后回顧這段歷史,劉華清說,核潛艇工程再次上馬后一段時間里,1965年底至1966年上半年,形勢很好,工作進展相當快。那時我還在武漢搞“四清”,不斷收到“09工程辦公室”報來的好消息。只是時間不長這種形勢就被打破了,核潛艇工程又一次面臨夭折的危險!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上海11选5开户上海11选5注册上海11选5是真的吗上海11选5登入上海11选5快三上海11选5时时彩上海11选5手机app下载上海11选5开奖 青州 | 朔州 | 如皋 | 鄂尔多斯 | 克拉玛依 | 泰州 | 西藏拉萨 | 铜陵 | 潮州 | 阳江 | 甘肃兰州 | 招远 | 蚌埠 | 湛江 | 孝感 | 云南昆明 | 海拉尔 | 如东 | 定安 | 淮北 | 伊犁 | 鹤壁 | 河源 | 文昌 | 信阳 | 黄山 | 济南 | 宝应县 | 包头 | 河南郑州 | 台山 | 德清 | 上饶 | 漯河 | 儋州 | 莒县 | 泉州 | 锦州 | 新余 | 杞县 | 广饶 | 西双版纳 | 图木舒克 | 庆阳 | 信阳 | 明港 | 雅安 | 酒泉 | 芜湖 | 海西 | 长葛 | 白城 | 贺州 | 邯郸 | 湘西 | 吐鲁番 | 浙江杭州 | 明港 | 运城 | 肇庆 | 襄阳 | 鞍山 | 景德镇 | 云南昆明 | 包头 | 如东 | 长兴 | 包头 | 六安 | 云南昆明 | 承德 | 高密 | 辽源 | 清远 | 吉安 | 那曲 | 湖南长沙 | 甘肃兰州 | 赣州 | 海安 | 锡林郭勒 | 福建福州 | 焦作 | 吉安 | 东方 | 锡林郭勒 | 安庆 | 岳阳 | 盐城 | 日喀则 | 广西南宁 | 庆阳 | 大兴安岭 | 锡林郭勒 | 济南 | 曹县 | 黔东南 | 丹东 | 防城港 | 荣成 | 芜湖 | 伊春 | 山东青岛 | 项城 | 深圳 | 诸暨 | 图木舒克 | 博罗 | 金华 | 定州 | 四平 | 焦作 | 乌海 | 沭阳 | 海西 | 白山 | 泸州 | 菏泽 | 赤峰 | 攀枝花 | 延边 | 临猗 | 锡林郭勒 | 广汉 | 包头 | 三门峡 | 泰州 | 儋州 | 蓬莱 | 铜仁 | 东方 | 湖州 | 宁夏银川 | 海东 | 德清 | 天水 | 昆山 | 通化 | 阳春 | 台中 | 福建福州 | 图木舒克 | 安康 | 龙岩 | 廊坊 | 邯郸 | 定西 | 东海 | 溧阳 | 吉安 | 济南 | 荆州 | 岳阳 | 蚌埠 | 平潭 | 泰州 | 甘肃兰州 | 定安 | 兴安盟 | 日照 | 招远 | 玉溪 | 新余 | 台北 | 十堰 | 赣州 | 文昌 | 普洱 | 永州 | 山东青岛 | 安岳 | 东营 | 桐乡 | 绵阳 | 山南 | 阜新 | 黄石 | 阿坝 | 广州 | 怀化 | 那曲 | 雅安 | 莒县 | 灌南 | 安庆 | 宜昌 | 厦门 | 襄阳 | 禹州 | 蚌埠 | 江门 | 曹县 | 鄢陵 | 大丰 | 乳山 | 晋中 | 义乌 | 图木舒克 | 宁夏银川 | 屯昌 | 山东青岛 | 高雄 | 株洲 | 东海 | 阿拉尔 | 东台 | 瑞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