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x33z"><listing id="tx33z"></listing></form>

      <sub id="tx33z"></sub>

        <address id="tx33z"></address>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將帥風采

                        劉華清與中國核潛艇(上篇-下)
                        來源:《黨史博覽》2018年第11期  作者:吳殿卿  點擊次數:544
                        劉華清與中國核潛艇(上篇-下)

                         

                        ■核潛艇工程不能停■

                        19669月,劉華清結束武漢市船舶系統“四清”運動回到北京。早在一個月前,他就接到通知,軍委已決定調他到國防科委任副主任,催他盡快回京報到。

                        當年5月開始的“文化大革命”風暴,已沖擊到國防科委機關。進京串聯的大專院校的造反派把大字報貼進辦公大樓,國防科委領導,除聶榮臻外,副主任張愛萍、鐘赤兵、羅舜初等,均受到揪斗、批判,工作已難以正常進行。劉華清報到后,國防科委黨委分工他負責第八局(院校局)和海軍武器裝備研制工作。按說,院校和海軍裝備研發都是劉華清熟悉的工作,但在這場史無前例的運動中,許多規章制度、條令條例被廢止,造反派對機關工作橫加干涉,他無所適從,步履艱難。最令他憂心的是上馬不久的核潛艇工程——許多技術難題正在突破,但隨時都有被中斷、擱淺的危險。他竭盡所能審慎地配合聶榮臻采取各種措施,幫助各科研院所排除運動干擾,掌控著海軍裝備研發工作局面。

                        ■ 下再大功夫也應搞水滴形

                        11月下旬,七院將核潛艇總體設計方案圖紙、技術資料送到劉華清的案頭。一個關鍵性問題需立即拍板決斷,即第一艘核潛艇采用什么樣的艇形設計。有關資料表明,當時世界海軍潛艇最理想、最先進的艇形是水滴形。美國、蘇聯核潛艇都是這種艇形。自然,水滴形設計難度非常大。美國潛艇從流線型到水滴形經歷了三個階段。蘇聯從流線型到水滴形、從常規潛艇到核潛艇,交互遞進,經歷了五個階段。所以,七院領導和專家在這一問題上分歧很大。有人堅持認為,既然搞核潛艇就要一步到位,按水滴形設計。另有部分人則感到水滴形技術上太復雜,大家誰也沒有接觸過水滴形設計,就是能搞成,也要花相當長時間,為穩妥起見,不如首艇先按常規線型設計,下一步再搞水滴形。

                        接到設計方案,劉華清深知問題重大,遂與“09工程辦公室”主任陳右銘一起帶著文件資料到聶榮臻居處,將首艇設計情況及潛射導彈研制等問題一并作了匯報。匯報中,劉華清旗幟鮮明地表示,下再大功夫也應搞水滴形。至于理由,他說,一是分兩步走,像美國、蘇聯那樣先搞流線型而后搞水滴形,時間跨度太長,難以保證在中央要求的時限內完成建造有一定技術含量的首艇的任務;二是中央專委已明確,我們的首制艇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試驗艇,而是要列編服役,交付海軍使用。聶榮臻贊同首艇艇體按水滴形設計的意見,同時指示:“要抓緊安排開一次協調會,首艇要爭取(1970年前搞出來,不能拖。”

                        127日,聶榮臻主持召開了核潛艇工程上馬后第一次協調會議。劉華清、羅舜初和國防工辦、海軍的領導,國務院第二、第四、第六、第七等幾個工業部的領導,均出席會議。

                        會議時間不長,亟須確定的問題、職責、進度、要求一一明確,與會人員都很滿意。大家唯一擔心的是眼前的政治環境。進京串聯的學生越來越多,大字報的調門、揪斗領導干部的形式越來越“新奇”。國務院幾個工業部有的已開始形成兩派,互相攻擊。六機部部長方強、七機部副部長錢學森等不無憂慮地說:再這樣下去,就怕形勢失控,那樣完成任務就難了!

                        ■關鍵時刻“軍事接管”

                        時間很快證明,方強、錢學森等人的擔心不是多余的。1967年初,在上海所謂“一月風暴”的影響下,全國各地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紛紛“奪權”。參與核潛艇研制的科研機構、工廠企業的形勢也越發復雜,許多單位停工停產,陷入癱瘓狀態。情急無奈中,有的單位派人到北京,請求國防科委、“09工程辦公室”前去解決問題;有的單位要求以中央軍委名義發文件,作出指令性具體規定。告急電話、電報,紛至沓來,接連不斷。劉華清將情況報告聶榮臻,聶榮臻果斷決定:關鍵時刻還是要靠軍隊,國防科研機構要實行軍事接管!

                        311日,聶榮臻向毛澤東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小組呈送《關于軍事管理和調整改組國防科研機構的請示報告》。《報告》提出:現在各國防工業部的研究院和中國科學院承擔國防科研任務的各研究所,大多癱瘓,研究工作停頓,三線建設問題也很多。據此,《報告》建議將二機部、三機部、四機部、五機部、六機部所屬各研究院,中國科學院新技術局所屬各單位,由國防科委軍事接管,以迅速恢復科研和生產工作。318日,周恩來批示同意聶榮臻的請示,并指出:“每一部門派出3人軍管代表小組,運用原有的機構領導業務,同時推動各群眾組織進行開門整風。”同時,周恩來向毛澤東提出,對國防工辦、各國防工業部門也要實行軍管。320日,毛澤東作出批示:“退總理照辦”。由是,中央軍委常委會議決定,聶榮臻為國防科研系統軍事接管的負責人。國防科委隨即成立軍事接管領導小組,羅舜初任組長,劉華清任副組長。數日后,聶榮臻和周恩來一起接見了國防科委系統首批參加軍管工作的干部,國防科委頒布了關于軍管工作的政策規定,軍事接管工作遂逐步落實。

                        時隔不久,中央軍委進一步作出決定,核潛艇工程改由國防科委領導,國防科委會同國防工辦負責抓總,科研問題由國防科委負責。按國防科委黨委常委會分工,由劉華清負責主管核潛艇工程。據此,原設在六機部機關的“09工程辦公室”,也移師國防科委機關,仍由劉華清直接領導。

                        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接連作出的決策,使劉華清深深感到肩負責任的重大,也更堅定了他對研制核潛艇的決心:無論如何核潛艇工程不能停!為確保在中央限定時間內保質保量完成核潛艇研制任務,他于318日主持召開了第二次協調會議,研究了導彈核潛艇研制任務分工。會議決定,導彈核潛艇總體(全武器系統)由六機部抓總,七機部協助,海軍和第一、第二、第四機械工業部參加。在此基礎上,分工確定了各個武器裝備分系統研制的抓總部門和協作單位。會后,國防科委發出《關于導彈核潛艇研制任務分工紀要》,導彈核潛艇研制也相繼展開。

                        ■ 果斷拍板《特別公函》

                        軍事接管等一系列措施的實施,減少了“文革”動亂對核潛艇工程高層科研、生產機構的沖擊,對這些單位的領導、專家起到了一定保護作用,但對遍布全國各地的科研院所、工廠企業,鞭長莫及。隨著運動的發展,“排除干擾,堅持斗爭大方向”“反對以生產壓革命”等口號漫天飛,大批堅持科研、生產的領導、專家被隔離、打倒,停工停產的科研機構、工廠、企業越來越多。開始,劉華清派人前去處理,向對立的兩派群眾做說服工作,后來要求去人的地方多了也應付不過來,而且有些單位即使去了也制止不住,解決不了問題。進入攻堅階段的核潛艇工程,時間是用分秒計算的,任何一個環節遲緩都會影響全局,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經反復考慮,他決意召開一次更大規模的協調會,一則交流經驗,協調進度;二則宣傳強調一下毛主席“抓革命,促生產”的指示,給大家鼓鼓士氣。劉華清將這一想法報告國防科委和聶榮臻,國防科委黨委一致同意。聶榮臻還特別指出:“凡有科研、生產任務的單位都要有人參加,并要明確規定,所有接到通知的人,領導干部、專家、教授,不管是誰,即使正在接受批判和審查,也必須按時到會。任何人不準以任何理由阻擋。”

                        1967620日,核潛艇工程再次上馬后第三次協調會議在北京民族飯店舉行。會議由劉華清主持。出席會議的,有來自全國200多個國防科研單位的黨政負責人和研究院所的技術負責人,總計數百人。其中絕大多數是被本單位造反派判定為“走資派”“特務”“反動權威”,正在接受群眾批斗或隔離審查,有的甚至是摘下牌子從批斗現場直接上的進京列車。

                        協調會開得很成功。經過充分討論磋商,安排落實了900余項協作項目,解決了相應材料、器件、儀表、設備的供應保障問題。聶榮臻接見與會人員并發表講話,使會議聲威大振,協調會開成了誓師會。會議結束當天,與會人員就紛紛離京,返回各自工作崗位。但各地很快有信息反饋,會議精神貫徹很不平衡。部分派性嚴重的單位,造反派鬧得很厲害,任務落實不下去,有的單位甚至連會議精神也無法傳達。

                        核潛艇研制是保密工程,任務不能公開。“文化大革命”風頭正盛,誰也無法抵制。怎么辦?一天,陳右銘向劉華清匯報協調會貫徹情況時談道:前兩年為保障原子彈、氫彈試驗順利進行,中央軍委曾下發過一個通知,我們是否也發一個文件,通知或公函,說明核潛艇工程是毛主席批準的重要任務,以提高大家的認識?劉華清果斷拍板:這個辦法可以一試,以軍委名義下發一個公函——“特別公函”!

                        立說立行。陳右銘很快組織辦公室的同志按照當時“突出政治”的口徑起草了《中共中央軍委特別公函》(以下簡稱《特別公函》)初稿,報送劉華清。830日早晨一上班,劉華清就帶著打印的《特別公函》來到聶榮臻居處。劉華清簡明扼要地匯報幾句,聶榮臻即明白了意圖。他戴上老花鏡,將《特別公函》稿自上而下看了一遍,便拿起筆莊重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接到聶榮臻簽發的《特別公函》,“09工程辦公室”的同志都興奮至極。這在“毛主席的話一句頂一萬句”、是“最高指示”的年代,真是太重要、太給力了,是名副其實的尚方寶劍!辦公室按照劉華清的要求,立即組織打印,當天發出。

                        為擴大影響,使這一特殊措施發揮更大作用,“09工程辦公室”又突擊編寫了《特別公函》講話提綱。之后,辦公室的同志兵分幾路,帶著《特別公函》和講話提綱分赴有關省、市的工廠、科研機構,直接參與召開群眾大會,宣傳“09工程”的重大意義,面對面傳達貫徹協調會精神。

                        《特別公函》的影響和作用是鼓舞人心的。許多基層單位的領導、專家動情地稱《特別公函》是抗逆風、鎮邪氣的尚方寶劍。借此,主持核反應堆總體設計的核動力專家彭士祿與數十名設計人員,安然地集中到一個海島,“全封閉”地向核動力裝置設計進行最后“沖刺”;全國各地承擔了核潛艇研制任務的數以千計的科研院所,在空前的政治風暴中基本上可以正常運轉;大批軍工企業頂住了所謂“批判資產階級關、卡、壓”“以生產壓革命”等種種謬論,嚴格按照設計質量要求有序地進行著研制生產。基于這一形勢,國家計委和國防工辦還組織落實了配套設備和新材料的研制工作,將擔負一次配套任務的1000多個廠、所,組成協作網,有力地支援了核潛艇研制工作。

                        陸上模式堆建設,是核潛艇研制的關鍵一步,工程量非常大。為了加快模式堆基地施工進度,基地辦公室也借鑒《特別公函》的經驗,起草了《關于支援陸上模式堆基地的建設問題》的文稿,于1968718日經毛澤東簽批,以中央軍委、中央文革聯署形式發出。這一文件(后來通稱“718”批示)下發,同樣給了模式堆基地施工現場以極大的鼓舞。至1969年底,工地主體工程即基本完工,開始進入安裝和調試階段。

                        在中央專委和毛澤東的關懷支持下,核潛艇艇體研究設計也進展迅速。1968年初開始施工設計,同年11月通過設計審查,在東北某造船廠正式開工建造。為使核潛艇早一天下水,廣大職工、技術人員排除干擾,協力攻關、會戰,夜以繼日。

                        面對核潛艇研制的進展形勢,劉華清有說不出的欣慰和高興。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政治厄運卻一步步向他襲來。■

                        (未完待續)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上海11选5开户上海11选5注册上海11选5是真的吗上海11选5登入上海11选5快三上海11选5时时彩上海11选5手机app下载上海11选5开奖 保定 | 塔城 | 哈密 | 甘孜 | 东莞 | 定州 | 南安 | 淮安 | 玉树 | 温岭 | 阿克苏 | 德清 | 海西 | 乐清 | 徐州 | 黑河 | 南安 | 乌海 | 象山 | 莱芜 | 中卫 | 株洲 | 永新 | 南安 | 馆陶 | 黑龙江哈尔滨 | 莆田 | 潮州 | 南通 | 泗阳 | 海南 | 阿克苏 | 三门峡 | 山南 | 丽江 | 亳州 | 大连 | 玉溪 | 来宾 | 湘潭 | 清徐 | 巴中 | 洛阳 | 台北 | 台州 | 襄阳 | 泰兴 | 三亚 | 凉山 | 定安 | 包头 | 漯河 | 鄢陵 | 宁德 | 甘孜 | 来宾 | 金昌 | 喀什 | 台北 | 徐州 | 五家渠 | 菏泽 | 滨州 | 保定 | 晋中 | 阿勒泰 | 汝州 | 甘肃兰州 | 天长 | 仁寿 | 燕郊 | 镇江 | 吉林长春 | 龙岩 | 正定 | 台南 | 建湖 | 定州 | 楚雄 | 吕梁 | 镇江 | 延安 | 禹州 | 兴化 | 周口 | 泰州 | 枣阳 | 文山 | 扬中 | 涿州 | 鹤壁 | 兴化 | 防城港 | 安吉 | 阜新 | 保亭 | 三沙 | 海北 | 仁寿 | 邹平 | 日土 | 株洲 | 临猗 | 株洲 | 克孜勒苏 | 湖南长沙 | 邹平 | 云浮 | 鄢陵 | 商洛 | 深圳 | 永康 | 益阳 | 馆陶 | 宿迁 | 驻马店 | 凉山 | 忻州 | 台中 | 河北石家庄 | 乳山 | 琼海 | 天长 | 安阳 | 招远 | 松原 | 湘潭 | 南京 | 靖江 | 寿光 | 朔州 | 遂宁 | 慈溪 | 库尔勒 | 塔城 | 韶关 | 牡丹江 | 乐平 | 眉山 | 三河 | 临海 | 贵港 | 海安 | 宁国 | 林芝 | 宁国 | 沧州 | 榆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烟台 | 沧州 | 红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抚顺 | 喀什 | 云浮 | 白城 | 单县 | 扬州 | 陕西西安 | 徐州 | 黑河 | 抚顺 | 沧州 | 河池 | 武安 | 和田 | 舟山 | 万宁 | 柳州 | 高雄 | 台北 | 衢州 | 燕郊 | 泰兴 | 德阳 | 泰州 | 黄冈 | 鞍山 | 毕节 | 桐乡 | 山南 | 黄南 | 绵阳 | 正定 | 云南昆明 | 图木舒克 | 荆州 | 霍邱 | 泸州 | 厦门 | 乐清 | 伊春 | 晋江 | 嘉峪关 | 临海 | 海西 | 莱芜 | 项城 | 内江 | 武夷山 | 朝阳 | 聊城 | 松原 | 宜宾 | 果洛 | 东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