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x33z"><listing id="tx33z"></listing></form>

      <sub id="tx33z"></sub>

        <address id="tx33z"></address>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紅墻紀事

                        葉劍英寫給毛澤東的一封親筆信
                        來源:《黨史博覽》2017年第8期  作者:李禎蓀  點擊次數:5594
                        葉劍英寫給毛澤東的一封親筆信
                          1971年10月4日,葉劍英親筆寫了一封信給毛澤東。這封信在以往諸多出版物中均為傳抄的片斷資料且多有錯漏。廣州葉劍英史料研究會保存有這封信的手跡影印件,現將其公之于眾,以利于對相關歷史問題的深入研究。

                             信封上有葉劍英“呈主席閱示”和毛澤東圈閱及“總理閱,交汪存”的筆跡。汪,即汪東興。信的內容如下:

                        主席:
                              首先敬祝萬壽無疆!

                               林彪、妻、子叛變,黃、吳、李、邱附逆,以為結納幾個死黨,掌握幾架飛機,散布幾句謠言,制造幾樁借口,就可以施展陰謀,篡黨篡國,結果作惡自斃,余孽落網,從反面上使全黨提高覺悟,提高警惕,增強團結,增強戰斗力,證明壞事做到頭可以變成好事。

                              中央57號通知發出后,軍委直屬各單位、軍兵種和院校,按總理指示,分批分片進行傳達、學習、討論、批判和揭發。據各單位初步反映:

                             一、明擺:各常委會上傳達時,講到林彪謀叛三階段(暗害主席、廣東割據、北竄投敵)同志們初聽驚奇,再聽憤怒,最后聽到林逆機毀人亡,一種沉重心情又爽然消失,轉為快慰,發人深省。

                             二、物證:在軍委直屬各兵種首長會議上,曾把林彪給黃永勝的親筆信(照片)給大家傳觀了一遍,又選了三篇交待(代)材料(王飛、江騰蛟、魯珉)給大家念了一遍,這種鐵證如山,完全粉碎了可能在少數人心上半信半疑的精神狀態,收到全功。

                             三、要快:(傳達)林彪叛黨叛國罪行,是按中央規定,有計劃有步驟進行的,我們是逐步擴大,層層下達,嚴格保密。但從傳達效果看來,顯比隱好,快比慢好,大家同意中央意圖,加快步伐,擬于十月中旬傳到基層,這樣似臺風過后,萬里無云,做到思想上充實提高,組織上調整鞏固。
                              估計到十一月以后,工作重點將轉到正常,為使政治局參加軍委辦公會議同志和我,了解一下軍委各方面的工作情況,擬提出第一批匯報題目:

                              一、戰備情況。由總參負責準備;

                              二、連隊建設情況。由總政負責準備;

                              三、軍工生產情況。由總后和國防工辦準備。
                         
                             我這個人腦子空,水平低,能力弱,有時也產生“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的自卑感,這不對。當努力克服,努力學習,努力工作。

                             這次主席令我主持軍委日常工作,我十分感戴主席的信任,但又十分害怕工作做不好,誤了大事。

                              昨天軍委辦公會上,我坦白地說出我的低能,請求同志們經常提示工作意見。同志們果然在會上提出許多建設性的寶貴的意見。如果我能虛心地經常請教各同志,特別是經過東興同志能夠得到主席指示,加上在政治局會議上能夠得到總理和各同志的指示,那么工作上的錯誤可能比較少些,我當盡力做去,請主席放心。

                              有時間請賜一見,得到指示,以利工作。

                        謹致
                               敬禮!
                                                                                       葉劍英謹上     
                                                                                  一九七一年十月四日


                              二

                              1971年的“九一三”事件,是中國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聲驚雷。曾在黨章上被明文規定為“接班人”的副統帥林彪,竟然企圖謀害毛澤東,直至駕機出逃,叛黨叛國,摔死在蒙古溫都爾汗。“九一三”事件也給毛澤東本人帶來了極大的震動。從林彪駕機外逃至9月14日下午,毛澤東得到外交部轉來的中國駐蒙古使館的報告時,已一連兩天兩夜沒有睡覺。一個月后,他極度憤慨地援引唐朝詩人杜牧的“折戟沉沙”句來形容林彪的死,并連聲說:“我的‘親密戰友’啊!多‘親密’啊!”“九一三”事件客觀上宣告了“文革”理論和實踐的破產。雖然當時毛澤東還未認識到這一點,但他已在一定程度上開始糾正“文革”的錯誤。而對林彪反黨集團的罪行和錯誤,則采取堅決的批判態度。其中,林彪長期以來在軍隊建設上的錯誤,則是批判的重要內容之一。正是在這種情況下,葉劍英擔起了領導軍隊建設的重任。

                             9月29日,經毛澤東審閱同意,中共中央發出關于黃永勝等離職反省的通知:中央鑒于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參加林、陳反黨集團的宗派活動,陷得很深,實難繼續現任工作,已令他們離職反省,徹底交代。軍委日常工作由軍委副主席葉劍英主持,并籌組軍委辦公會議,進行集體領導。10月3日,經毛澤東審閱同意,中共中央發出《關于撤銷中央軍委辦事組的通知》:中央決定撤銷軍委辦事組,成立軍委辦公會議。軍委辦公會議由軍委副主席葉劍英同志主持,并由葉劍英、謝富治、張春橋、李先念、李德生、紀登奎、汪東興、陳士榘、張才千、劉賢權十人組成,即日成立,在中央軍委領導下負責軍委日常工作。

                              10月4日,葉劍英致函毛澤東,表示十分感戴主席的信任,報告了軍委傳達林彪叛逃事件的情況和今后工作的設想。葉劍英在信中既憤怒地批判了林彪的罪行,又嚴格地解剖自己,滿懷信心地表達了自己革命到底的信念。葉劍英還認為,傳達關于林彪罪行的文件,“快比慢好”,“這樣似臺風過后,萬里無云,做到思想上充實提高,組織上調整鞏固”。最后,葉劍英坦誠地寫道:“有時也產生‘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的自卑感,這不對。當努力克服,努力學習,努力工作。”“請主席放心。”從這封信中,一方面可以看出葉劍英謙虛謹慎的態度,另一方面,也可看出毛澤東晚年脫離群眾之甚!連葉劍英這樣在延安隨便進出毛家門檻的“參座”,現在竟要“經過東興同志能夠得到主席指示”,“有時間請賜一見”,可見當時黨內生活不正常到何種地步了。

                                  三

                              不過,這次還算幸運。當天深夜至第二天凌晨,毛澤東接見葉劍英和新成立的中共中央軍委辦公會議其他成員,周恩來陪同。

                             毛澤東說:我這次到外邊一個多月,是周游列國,到了四個軍區,找了各路諸侯,見了他們就講路線問題。路線對了,沒有人可以有人,沒有政權會有政權。路線錯了就喪失一切。林、陳陰謀活動,蓄謀已久,目的就是要奪權。對于他們這個陰謀集團的辦法,就是三句話、九個字:甩石頭、摻沙子、挖墻腳。甩石頭,在九屆二中全會上寫的《我的一點意見》就是甩石頭。華北會議后,派李德生、紀登奎到北京軍區,改組北京軍區,對軍委辦事組也增加人,摻進沙子。挖墻腳,對他們這個集團的一些人,高級干部,能爭取的盡量爭取,能拉的盡量拉。反黨集團,他們就是空軍幾個單位,人數就是那么幾個人,有什么了不起嘛!把他們挖出來就是一件大好事。

                             談到軍隊問題時說:軍隊要提高理論水平,人們的印象,軍隊干部頭腦簡單化,干革命不用馬列主義武裝頭腦不行。軍隊干部頭腦要復雜化,不要那么簡單化。要整軍,肅清林、陳反黨集團的影響。政治教育,主要是抓路線教育。講政治講那么多,就是不講路線。把部隊作風帶壞了,要改變。軍隊訓練也有形式主義,訓練要嚴格要求,才能打仗。軍隊靠平時訓練,靠打仗。

                             談到老同志問題時,毛澤東說:“文化大革命”整幾位老帥,是林彪搞的。陳毅在華東工作是很有功的。接著,毛澤東又對著葉劍英說:你們那時為啥不來找我嘛,你們寫寫,我寫上幾句嘛。整他們是林、陳搞的。

                             談到軍委辦公會議的工作時,毛澤東說:這次是叫改組,不是摻沙子。今后辦公會議要研究大事,過去批評黃永勝不管大事,一不參,二不謀。要接受他們的教訓。凡討論重大問題,要請總理參加。下達指示,要用軍委名義,不要用辦公會議。政治局討論的問題,是用中央的名義嘛。要好好準備,開次軍委全會,各大區同志來參加,征求他們意見。

                             就這樣,“九一三”事件后,毛澤東迅速地把整頓軍隊、召開軍委擴大會議的任務提到了全軍面前,提到了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葉劍英面前。

                              “受任于平叛之際,奉令于整軍之時。”1972年1月17日,葉劍英在給毛澤東的信中這樣描述自己身上的重擔。的確,歷史又一次把葉劍英推到了革命斗爭的最前沿。由于極左勢力的干擾和破壞,由于整個國家仍然在“文革”的軌道上運行,整頓工作是十分艱難的。軍委擴大會議雖然推遲了,但在葉劍英的努力下,軍隊的整頓工作仍然有了一定的開展。它在一定程度上糾正了林彪“左”的錯誤,從而使部隊建設出現了新的生機。

                        友情鏈接

                        河南黨史網 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中央文獻研究室 人民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政府網 新華網 中國網 央視網 中國日報網 光明網 共產黨員網 中國青年網 國際在線 鳳凰網 求是網 國史網 國家檔案局 近代中國研究 鄭州做網站擎天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平台上海11选5主页上海11选5网站上海11选5官网上海11选5娱乐上海11选5开户上海11选5注册上海11选5是真的吗上海11选5登入上海11选5快三上海11选5时时彩上海11选5手机app下载上海11选5开奖 汉川 | 滁州 | 荆门 | 眉山 | 朝阳 | 南充 | 河源 | 钦州 | 昭通 | 威海 | 衢州 | 图木舒克 | 三亚 | 中卫 | 晋城 | 陕西西安 | 漯河 | 衢州 | 乌海 | 郴州 | 松原 | 鹤壁 | 武威 | 广州 | 朔州 | 巢湖 | 朝阳 | 天门 | 台北 | 阿克苏 | 昭通 | 公主岭 | 南京 | 平潭 | 柳州 | 洛阳 | 金昌 | 陕西西安 | 济南 | 佛山 | 陵水 | 廊坊 | 台中 | 灌云 | 台湾台湾 | 惠州 | 揭阳 | 定西 | 铁岭 | 兴安盟 | 四川成都 | 莱州 | 吐鲁番 | 漳州 | 江门 | 涿州 | 抚州 | 盘锦 | 大理 | 克孜勒苏 | 江苏苏州 | 普洱 | 莆田 | 兴安盟 | 湖南长沙 | 株洲 | 海拉尔 | 武夷山 | 常德 | 江西南昌 | 泰州 | 临汾 | 松原 | 乌海 | 章丘 | 广安 | 临海 | 毕节 | 如东 | 绵阳 | 株洲 | 昌都 | 大同 | 南通 | 新泰 | 义乌 | 赣州 | 塔城 | 迁安市 | 定州 | 庆阳 | 邹城 | 海东 | 安康 | 丹阳 | 南京 | 曲靖 | 渭南 | 聊城 | 株洲 | 德州 | 绵阳 | 丹阳 | 邢台 | 株洲 | 通辽 | 淮安 | 青州 | 宜春 | 慈溪 | 广汉 | 荣成 | 阿里 | 泸州 | 吉林 | 内江 | 宝鸡 | 公主岭 | 铁岭 | 河南郑州 | 清徐 | 汕头 | 通化 | 金昌 | 靖江 | 山南 | 台北 | 迁安市 | 吉林 | 包头 | 十堰 | 醴陵 | 惠州 | 晋中 | 湖北武汉 | 石河子 | 潜江 | 天门 | 金坛 | 宜昌 | 邵阳 | 莒县 | 鸡西 | 眉山 | 荆门 | 瓦房店 | 临海 | 陵水 | 姜堰 | 江门 | 南平 | 南通 | 林芝 | 肥城 | 金华 | 雄安新区 | 阿坝 | 常州 | 亳州 | 三亚 | 玉溪 | 安阳 | 南安 | 南阳 | 寿光 | 日照 | 周口 | 濮阳 | 宁夏银川 | 榆林 | 安吉 | 海南海口 | 张掖 | 江门 | 南京 | 定西 | 河池 | 图木舒克 | 台北 | 济南 | 池州 | 海门 | 防城港 | 锡林郭勒 | 牡丹江 | 宜都 | 邳州 | 赣州 | 巴彦淖尔市 | 溧阳 | 广安 | 萍乡 | 陕西西安 | 永州 | 库尔勒 | 莱州 | 七台河 | 南充 | 湘西 | 甘孜 | 象山 | 鄢陵 | 肇庆 | 高雄 | 德清 | 阿拉善盟 | 许昌 |